Tag Archives: AIT

台美TIFA,能否敲開台美FTA大門?

台美TIFA,能否敲開台美FTA大門?

台美即將復談TIFA,作者提到,台美TIFA談判深化台美夥伴關係,更重要也要談台美FTA,而政府實施善治更為重要。 文∕賴國瑞(退休老師) 台灣長年深受中國打壓,幸好美國不畏懼,繼軍機飛來台灣宣示台美關係緊密外,美方這次也透過AIT宣布台美即將重啟TIFA會議,這是台美關係中,最顯現的進展,也呼應了蔡英文就任總統第二任期,在520就職演說中強調的積極參與國際社會。 一連串動作顯示,目前台美關係仍在加溫,也代表蔡總統的外交穩健路線,確實得到美方的認同,而這種獲得美方的認同,是促進更深入雙邊交流的重要基礎,這次雙邊視訊會議期盼是個開端,未來再透過TIFA,政府應持續強化與美國的合作,深化夥伴關係。 此外,日本大動作送疫苗來台,政治意義也不言可喻,台日雖無正式邦交關係,但實質互動如同邦交國的互動,筆者要呼籲政府,應該積極參與由美、日與歐盟等共享民主自由價值的國家,所建構的區域合作機制,並持續爭取他們發起的國際組織,藉此強化美、日、歐等夥伴關係的合作。 對於與美日、歐盟等國家的深化交流,外交人員都是第一線作戰人員,本文也要表達出對他們為台灣付出的最大敬意,辛苦了。筆者衷心建議,台灣一定要把握這次TIFA談判的契機,與美國就未來的雙邊貿易合作,例如FTA(自由貿易協定),透過貿易談判奠下堅實合作基礎。 不過筆者也要強調,國家與國家談判貿易協議背後,跨國大型資本企業因規模經濟而較有生存空間也因為其龐大資本而能要脅政府的經濟政策,反觀中小型資本產業則因為市場可能被大企業壟斷、營業利潤低且生產成本提高而被淘汰,另外中小企業也可能面臨政府的不重視而邊緣化。 由韓國自由貿易戰略觀之,財閥利益與政府經濟政策相互依賴讓韓國政府更加擴權,而政府職能的擴大勢必影響到人民私領域的活動,在民主國家中,政府職能的擴大並不能保證國家能善治。 具體而論,一個貿易自由的市場環境導致政府職能擴大,這時政府的善治表現程度就非常重要。台灣除了經濟要持續成長外,更重要的是,因為政府職能擴大,善治表現足以影響整體政治層面、經濟層面與社會層面等各層面的進步或退步,因此透過TIFA談判,善治更是蔡政府接下來重中之重的目標。 最後,以台美經貿議題來說,就算重啟台美TIFA也不保證美國想跟台灣談FTA,再觀察韓國FTA戰略規劃至少有15年,台灣政府當前有任何FTA戰略規劃、及相關配套?台灣談TIFA,可能有極高機會進而與美談開啟FTA的進程,在這個難得機會中,政府對台美FTA要有藍圖、要有戰略、要挑對台灣有利的利基漸進、更要配套,也不宜冒進才是。   (照片取自台北101臉書)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