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陳子瑜

江啟臣成語錯用變讚美蘇? 基進酸中文程度只有高中

江啟臣成語錯用變讚美蘇? 基進酸中文程度只有高中

基進稱,國民黨主席江啟臣為聲援朱學恆,東施效顰送花盆罵蘇貞昌,但中文程度奇差無比。 (直觀點14日報導)國民黨主席江啟臣送花罵行政院長蘇貞昌,卻誤用「行不由徑」的稱讚性詞彙一事,台灣基進新聞部副主任陳子瑜今表示舉大量成語反酸,江啟臣這樣的中文程度,可能連高中國文都會被當,連黨主席都在東施效顰,難怪會被中共當成扶不起的阿斗。 陳子瑜提到操弄仇恨的網紅朱學恒,日前因為送白色花籃到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遭外界認為是喪禮用花籃,飽受批評,朱學恒也遭提告妨礙公務。而國民黨主席江啟臣為了聲援朱學恆,也來了一齣東施效顰,送花盆罵行政院長蘇貞昌,但是上面的文字卻因為中文程度奇差無比,讓人啼笑皆非。 陳子瑜指出,江啓臣的花盆寫著「行不由徑、政亂治危、院找民碴、爛戲拖棚」,表面上是鄉民藏頭詩「行政院爛」,但實際上卻是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貽笑大方。這個錯誤,就是第一句話的「行不由徑」。這是一句好話,稱讚人「做事光明正大,不投機取巧」啊! 他表示,例如《論語.雍也》:「有澹臺滅明者,行不由徑,非公事,未嘗至於偃之室也」;又或是《史記.卷六一.伯夷傳》:「或擇地而蹈之,時然後出言,行不由徑,非公正不發憤,而遇禍災者,不可勝數也。」 陳子瑜也酸,拜託,堂堂一個中國國民黨主席,連送個花盆罵人,都可以變成是在稱讚對手,有這種黨主席,難怪在中共眼中,國民黨就是一群扶不起的阿斗。所謂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完全就是國民黨的寫照啊。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則在臉書解釋,送向日葵給蘇貞昌院長,是正告蘇貞昌院長,執政應該光明磊落,給人民安心,不是給民眾恐懼。   (照片來源:江啟臣臉書)

台積電獲授權買BNT 基進:戳破中國疫苗逼政

台積電獲授權買BNT 基進:戳破中國疫苗逼政

台積電得到授權洽購BNT,基進認為,一旦能夠「用晶片換疫苗」,將一舉戳破藍營一直主張的「獨家代理權說」。 (直觀點18日報導)政府不只同意授權郭台銘洽購BNT,台積電也同樣獲得授權。台灣基進新聞部副主任陳子瑜今對此表示,此舉將使中國和藍營面子、裡子全失,原本想「All In」大賺一筆,卻是住進套房解不了套,恐怕只能認賠殺出。他認為,由中國發動的「疫苗逼政」,在美日的協助下,最後很可能是讓台灣加速獲得大量疫苗。 陳子瑜提到,中國起初以上海復星代理權為名,杯葛台灣向原廠直接採購疫苗;加上台灣本土疫情擴散,對疫苗的急迫需求,迅速累積民怨,讓藍營頻頻鼓吹與中國合作、採購中國製作或代理之疫苗,對蔡政府形成巨大壓力。中國的目的,自然是逼迫蔡政府接受中國「善意」,並藉機作為政治內外宣,打擊台美日同盟的士氣;藍營的目的,則是吸收這股民怨,並藉由中國的援助,轉化成自身的政治資產,為2022與2024累積能量。 陳子瑜話鋒一轉指出,在美國、日本相繼提供兩百萬劑以上的疫苗之後,可說是擋下中國與藍營這波最大也最猛烈的攻勢,而郭台銘原先作為中間人、扮演「兩岸間橋樑」的角色,也將在劉德音的參與,以及蔡政府的授權下,從中國希望的「中國台灣民間代表」,變成中國所不樂見的「台灣政府代表」。 他分析,當郭台銘向上海復星洽談購買事宜時,台積電也將以「晶片提供者」與「台灣政府代表」的角色,向德國政府加強力道,努力促成直接向原廠採購疫苗的可能。一旦台積電與台灣政府,能夠「用晶片換疫苗」,無疑將一舉戳破藍營一直主張的「獨家代理權說」。事實上,從郭台銘已經公開宣示,「合約中不會出現『中國台灣』字樣」來看,中國政府的態度,已經從一開始的「逼台灣就範」,變成「趕緊找台階下」。   (照片取自陳子瑜臉書)

北高市長視察疫苗施打兩樣情  基進狠酸柯P「心中只有自己」

北高市長視察疫苗施打兩樣情 基進狠酸柯P「心中只有自己」

柯文哲、陳其邁視察疫苗施打狀況,突發狀況兩人處置大相逕庭,陳子瑜批,透露出柯真實心態。 (直觀點15日報導)今天為全國高齡長者大規模接種疫苗首日,台北市跟高雄市分別傳出市長不滿、批評的狀況,但是批評的對象跟目的卻大不相同。台灣基進新聞部副主任陳子瑜指出,關鍵在「心中想的是市民還是自己」,陳其邁是為了市民斥責局長,柯文哲卻是為了自己抱怨市民。 今早高雄市長陳其邁至漢神巨蛋現場,發現市府團隊在社交距離跟座位安排上有不足之處,直接把新聞局長跟衛生局長叫過來罵,要求立刻改進;在台北,市長柯文哲同樣到信義國中視察,面對現場同樣有排隊的狀況,卻是在抱怨「早來也不會給你早打,這麼早來排隊幹什麼?」 陳子瑜指出,陳其邁與柯文哲在第一時間的反應,完全展現出兩人面對問題時的真實想法,以及內心真正考慮的重點是什麼。他強調,陳其邁的做法,代表認為現場如果有疏失,市府一定要負起主要責任,因為人民是依循政府的指示在行動,因此調整市府的做法,就能夠有效解決現場的狀況。 對比陳其邁,陳子瑜則痛批,柯文哲的做法,代表他覺得現場的狀況,不是台北市府的責任,而是市民的問題,換言之,「都是They的錯」,市府不用做任何特別處理,更誇張的是,柯文哲竟然還無法理解「開冷氣也要開窗戶」的理由,一副「浪費電浪費錢」的反應,實在令人無言。   (照片取自柯文哲臉書)

南北防疫專責病床大逆轉? 他點出重要原因

南北防疫專責病床大逆轉? 他點出重要原因

防疫顯現南北防疫心態差異,台北專責病床數竟不如高雄,基進黨分析箇中原因。 (直觀點20日報導)疫情突顯高雄與雙北專責病床數量落差,台灣基進新聞部副主任陳子瑜於臉書發表評論分析,高雄專責病床為何大勝雙北的兩個原因,主要在於縣市首長對疫情心態以及,縣市長的人和。他也認為,醫界與公衛界出身的陳其邁,與高雄醫界的關係十分緊密,無論是不是聯合醫院系統,都樂意全力配合高雄市政府的政策,也反映在防疫旅館整備。 近期因本土疫情增長,台灣社會也在關注各縣市的防疫能量,其中又以台北、新北、高雄收治確診病患的專責病床,受到最多矚目。陳子瑜說,然而數據攤開,理應是醫療資源最豐富的雙北地區,卻呈現台北376張病床、新北283床,與高雄2541床(預計再增加1500張到2000張)有著懸殊對比。這個現象的背後有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縣市首長有沒有認真的看待疫情。武漢肺炎爆發是2020年的事情,至今已經一年多,柯文哲與侯友宜從2018年就任或連任,理論上應該會比照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制定完整的應對方案,也要根據雙北的醫療量能與人口數,預備相對應的專責病床,根據局勢變化隨時啟動。陳子瑜強調,但很顯然的,柯文哲和侯友宜在過去一年多來,只是忙著提出跟陳時中不同的看法,讓自己不那麼配合中央的防疫規劃,來證明自己在防疫中的「品牌差異」。 他提及,反而是2020年中才就任的陳其邁,因為有著中央防疫的經驗,知道武漢肺炎病毒的變異株的傳染力更強,疫情隨時會出現意外發展,一上任就和衛生局、高雄醫界有密切聯繫,做好準備。 陳子瑜說,第二個原因,是縣市首長的人和。侯友宜是警界出身,與醫界的脈絡較遠;柯文哲雖然是醫界出身,但人緣之差是眾所皆知之事,市長任內傳出聯合醫院醫護人員遭減薪、涉嫌性騷擾的前市政顧問劉嘉仁回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避風頭等引發爭議的事件。 他分析,在柯文哲的主政下,台北醫界甚至出現「聯醫系統」與「非聯醫系統」的對立,前者因為與市府有指揮隸屬關係,比較配合柯文哲的政策;後者則不願配合。從目前的台北防疫情政策指揮來看,非聯醫系統的運作反而還比較順暢。相對於此,醫界與公衛界出身的陳其邁,與高雄醫界的關係十分緊密,無論是不是聯合醫院系統,都樂意全力配合高雄市政府的政策;另一方面,衛生局長黃志中、簡任技正潘炤穎,與陳其邁共同組成「高雄防疫鐵三角」,確實執行防疫政策。不過之前因為疫情比較沒那麽嚴峻,所以許多活動中,黃志中局長也受到一些委屈。 陳子瑜解釋,這兩個原因,也反應在防疫旅館的整備上。雙北擁有最多的觀光資源,以5月19日的數據來看,台北有6673間的防疫房間、新北約為1120間、高雄則有3405間,短期內會持續增加到4200間左右。台北、新北、高雄,這三座城市的縣市首長,有沒有認真、積極的應對疫情,數字會說話。當然,還有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高雄人超前部署,換了一個市長。   (照片擷取自陳其邁、柯文哲臉書)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