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軍事採購

國安採購非兒戲 需採高密度嚴審

國安採購非兒戲 需採高密度嚴審

作者認為,機關辦理涉及國家安全採購等行為,應先修正政府採購法第17條第四項,採取更高密度的嚴格定義。 文/許成允 過去中資移花接木,以假外資身分投資台灣時有所聞,特別與國家安全息息相關的領域,針對這個現象,政府防範「假外資真中資」在台投資已有法源依據,根據《政府採購法》,已增訂國家安全採購限制辦法,防中資國安採購限制條件由主管機關規定。換句話說,法律規定機關辦理涉及國家安全之採購,有對我國或外國廠商資格訂定限制條件之必要者,其限制條件及審查相關作業事項之辦法,由主管機關會商相關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定之。 立法院過去也通過附帶決議明講,為避免政府機關辦理具國安(含資安)疑慮之業務採購案,因採購端與投資審議委員會橫向溝通不足造成「假外資、真中資」成漏網之魚,要求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會商相關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就辦理涉及國家安全之採購訂定「限制條件及審查相關作業事項之辦法」,且必須針對「尚無在臺投資設點紀錄即參與投標之外國廠商」之審查辦法擬定規範,以防範外國廠商(假外資)未在臺灣投資設點即投標我國具國安疑慮之業務採購案。 歐美政府國安採購積極防範 其實,西方國家針對國安領域等相關設備採購,各國政府都已有作為,例如德國政府擴大敏感武器系統招標採購限制範圍,據路透社報導,德國政府提出對使用華為5G技術的相關限制,德國政府目的,是為讓當地國防企業更具競爭力;美國電信主管機關聯邦通訊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 Committee,FCC)以國家安全為由,提議不許電信業者以國家預算採購中國業者中興及華為的網路設備,以及要求電信業者移除現有中國產設備。 另據《政府採購法》第十七條新規定,外國廠商參與各機關採購,應依我國締結之條約或協定之規定辦理。前項以外情形,外國廠商參與各機關採購之處理辦法,由主管機關定之。外國法令限制或禁止我國廠商或產品服務參與採購者,主管機關得限制或禁止該國廠商或產品服務參與採購。這條法規特別納入「國安採購條款」,機關辦理涉及國家安全之採購,有對我國或外國廠商資格訂定限制條件之必要者,其限制條件及審查相關作業事項之辦法,由主管機關會商相關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定之。 這條法規目前雖採高密度審查,對假外資真中資如進入國安領域,百密仍會有一疏,例如電信領域,紅色滲透將可能更易擾亂國內政局,這亟需透過修法手段嚴防。近期有新聞報導,中共假訊息以內容炮製國安局監聽包含黨政公職、各國駐台外交人員與學、媒界人士,企圖製造我國與理念相近國家、政府與國民、政黨與政黨間的對立衝突,動機明顯,為典型「認知作戰」的樣態。如果高科技領域的電信商,一旦遭假外資真中資滲入國內,將可能遭中共發動新型「認知作戰」擾亂人心,政府須慎重面對。 軍事採購違失耗損公帑 此外目前軍事採購問題多,監察院前年12月通過糾正案共117案,累計有173案次,其中行政院暨所屬機關總計被糾正124案次,各縣市政府暨所屬機關被糾正49案次,政院所屬機關中,以經濟部暨所屬機關被糾正22案次最多。其中監院國情委員會總共通過27件調查報告,其中軍事採購違失案件計10件、占37%;另有9件糾正案,其中採購違失案件計6件、占67%,造成政府預算及公營行庫損失至少136億餘元,並導致武獲品質下降,建案期程落後甚至中斷,影響國軍戰力。國內軍事採購除部分因廠商執意違法外,國防部相關權責單位處理態度未能積極,致問題仍層出不窮。 軍事採購屬高機密行政行為,現行國防部軍事採購作為,例如特殊軍事採購適用範圍及處理辦法、政府採購法第一百零四條第二項規定訂定、第一百零四條第一項但書所稱武器、彈藥、作戰物資,還有機關辦理涉及國家安全採購之廠商資格限制條件及審查作業辦法,都可一併滾動檢討。 本文建議,未來嚴防假外資真中資滲入台灣,社會可集思廣益討論修正政府採購法第17條第四項,筆者建議修正為「機關辦理涉及國家安全,並涉及武器、彈藥、作戰物資、電信之採購,應對我國或外國廠商資格訂定限制條件」,立法條文應採取更高密度的嚴格定義。此外,國防部也可檢討現行的「國軍武器裝備獲得建案作業策進作為」,而政府採購的主管機構公共工程委員會也可朝向配合修正「限制條件及審查相關作業事項之辦法」,採限縮定義。因為中資滲透屬於國安層次問題,期望政府跨部會通力合作。   (照片選取自總統府網站)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