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賴中強

醜陋的兩岸醫藥合作! 是誰在阻擋台灣取得BNT疫苗?

醜陋的兩岸醫藥合作! 是誰在阻擋台灣取得BNT疫苗?

民團經濟民主連合指出,投審會應該硬起來,追究復星醫藥、漢霖生技違法壟斷。並要蔡政府檢討馬政府時期簽訂的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 (直觀點24日報導)台灣前階段防疫有成,全國上下只待疫苗施打便有機會進一步解封、回歸平常生活。然而近日在疫苗採購上,上海復星醫藥以其擁有「大中華區代理權」為由,無視疫苗攸關人命安全,阻撓台灣取得德國BNT疫苗。到底誰在阻擋台灣取得BNT疫苗?上海復星醫藥是如何取得台灣的代理權的?這件事情跟中共統戰部、2009年馬政府開放中資來台投資及2010年簽署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有何關聯?背後的利益集團是誰?民團經濟民主連合調查團隊今發現,背後有複雜的中共與馬政府糾結政商結構,並向蔡政府提出亡羊補牢建議。 復星醫藥大股東郭廣昌是中共統戰組織重要成員 台灣政府去年透過民間藥廠與BNT洽談疫苗事宜破局後,由BNT總公司直接向台灣政府聯絡續談,然而卻在對外發布消息前夕又再次生變。對此,衛福部長陳時中於廣播中表示:「有人不希望台灣太開心」,暗指擁有「大中華區代理權」的上海復星醫藥從中阻撓。 台灣公民陣線組織部主任許冠澤指出,擁有「大中華區代理權」的上海復星醫藥今年發行公司債。根據上海復星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於2021年1月發行公司債的公開說明書記載,郭廣昌(持股85.29%)與汪群斌(持股14.71%)是上海復星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上層股東的實際控制人,而郭廣昌不僅曾擔任中國人大,更曾擔任中共統戰組織中國光彩事業基金會第二屆副理事長。 另外,復星集團黨委書記李海峰也是現任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常務理事,中國光彩事業基金會章程第五條明定,其業務主管單位是中共中央統戰部;章程並規定「本基金會堅持中國共產黨的全面領導,根據中國共產黨章程的規定,設立中國共產黨的組織,開展黨的活動,為黨的組織的活動提供必要條件」。進一步言,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更是直接由統戰部副部長徐樂江擔任會長。經民連解釋,當了解這樣的背景,國人對於上海復星醫藥「不希望台灣太開心」阻撓台灣取得德國BNT疫苗,就可以理解,這就是所謂「堅持中國共產黨的全面領導」。 許冠澤表示,國人對於光彩事業基金會的統戰手法並不陌生,「台灣光彩促進會」2014年6月曾舉辦歡迎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活動,並曾發起兩岸民間共同簽訂永久和平協議連署,2019年6月還曾經搞出「高雄旗津溫州洞頭小三通」的烏龍騙局。 投審會應該硬起來,追究復星醫藥、漢霖生技違法壟斷 台灣公民陣線秘書長江旻諺指出,國人會很納悶,台灣要跟德國BioNTech公司買疫苗的代理權,為何會落在上海復星醫藥手中?2020年3月13日,上海復星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復星醫藥產業與BioNTech簽訂《Development and License Agreement》(《授權合約》),BioNTech授權復星醫藥產業在中、港、澳、台區域內獨家開發、商業化基於其專有的mRNA技術平臺研發的、針對COVID-19的疫苗產品,當時復星醫藥的董事是吳以芳。 2019年6月,WHO駐中國辦事處「擴大免疫規劃」專案官員唐軼博士訪問復星醫藥子公司復宏漢霖,由復宏漢霖高級副總裁兼董事會秘書郭新軍先生接待。他表示期待WHO給漢霖帶來新的機會。顯然,復星醫藥與德國BioNTech簽訂「大中華區獨家代理權」,吳以芳、郭新軍扮演一定角色,偏偏這兩個人就是復星醫藥在台孫公司、復宏漢霖在台子公司漢霖生技的董事及監察人。如果說,復星醫藥濫用「大中華區」代理權的獨佔地位,阻撓台灣取得德國BNT疫苗,這個責任,這家在台的中資—漢霖生技公司—也要算一份(同樣是吳以芳、郭新軍之行為)。 江旻諺表示,漢霖生技公司是中資在台投資事業,根據〈陸資來台投資許可辦法〉第八條第二項規定,投資之經營有「經濟上具有獨占、寡占或壟斷性地位。」或「政治、社會、文化上具有敏感性或影響國家安全。」等情事之一者,得撤銷或廢止其投資。經民連要求投審會應該硬起來,做陳時中部長的後盾,發動調查,追究復星醫藥、漢霖生技濫用獨家代理權,違法壟斷疫苗採購的責任;如果再阻擾台灣取得疫苗,經濟部應該撤銷復宏漢霖在台灣的投資許可,命撤資。 楊志良的兩岸醫藥衛生合作,把台灣綁進「大中華」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日前表示,透過兩岸醫藥合作協定即可達成兩岸在防疫上的交流,「但陳時中可能已經忘了兩岸之間有這份協定」。經濟民主連合智庫召集人賴中強表示:上海復星醫藥這個案例,正是因為馬英九2009年開放中資來台、楊志良2010簽訂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把台灣綁進「大中華」的疫苗困局。 賴中強指出,根據香港交易所公告復星醫藥與德國BioNTech簽訂的《授權合約》,「復星醫藥產業將負責推進該產品於區域內的臨床試驗、上市申請、市場銷售,並承擔相應的成本和費用;BioNTech將負責提供區域內臨床試驗申請所需的技術材料和臨床前研究資料、配合區域內臨床試驗,並供應該等臨床試驗及市場銷售所需的產品」。藥品的臨床試驗、上市申請原本就是行政管制的高權行為,德國BioNTech也不是傻瓜,要給復星醫藥中港澳台獨家代理權,當然會要求復星醫藥拿出可以在台灣申請臨床試驗、藥品上市的資格,否則,豈非憑白喪失商機? 賴中強表示,包括: (1) 馬英九2009年7月開放中資來台; (2) 楊志良2010年12月簽訂《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約定「雙方同意就⋯⋯疫苗研發⋯⋯兩岸醫藥品的非臨床檢測、臨床試驗、上市前審查、生產管理、上市後管理等制度規範,及技術標準、檢驗技術與其他相關事項,進行交流與合作。」; (3) 漢霖生技公司2010年10月設立; (4) 漢霖生技公司2011年3月進駐臺北醫學大學產學合作育成中心進行創新單抗之研究計畫; (5) 2016年6月17日漢霖生技公司EGFR抑制劑獲衛服部同意臨床試驗;甚至 (6) 復宏漢霖2019年年報第9頁宣傳「HLX55(創新型c-MET單抗)治療實體瘤的臨床試驗申請分別於2019年9月及 2019年10月獲得中國台灣『衛生福利部』國家藥監局批准。」把衛福部矮化為中國台灣國家藥監局; 上列所謂的「兩岸醫藥衛生合作」措施,都是上海復星醫藥攤出在德國廠商面前,證明復星醫藥可以在台灣申請臨床試驗、藥品上市資格的證明,也是把台灣綁進大中華區,進退維谷的真正原因。 經民連也建議: 一、以後衛福部核准中資新藥,應該附加條件不得有矮化台灣地位之宣傳,否則撤銷許可。 二、楊志良應該切腹,以謝國人。 (照片由經濟民主連合提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