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警察

藍營連發嗆綠 鄭麗文憂遭報復申請隨扈

藍營連發嗆綠 鄭麗文憂遭報復申請隨扈

黃承國痛批鄭麗文沒有台灣價值,鄭麗文今指出,黃如果真的這麼愛黨,應該學習周處除三害,主動辭去國策顧問,退出民進黨。 (直觀點5日報導)從黑衣人之亂到小強之亂,黑道過於囂張,治安是否亮紅燈?國民黨立院黨團今開記者會,要求台北市長柯文哲、內政部長徐國勇、蘇貞昌院長、蔡英文總統必須對現在台灣黑道治國、警察可以和黑道握手言合,給個說法。內政部長徐國勇必須對警察的沈淪墮落負起政治責任,下台負責!蘇貞昌院長也不能再神隱,必須出來面對! 國民黨立委鄭麗文批黃承國,引黃強力回擊。總召費鴻泰指出,有再三詢問鄭麗文有没有輕生的念頭,如果最近鄭書記長發生意外都跟黑道有關,更批台北市黑幫治國墮落至此,柯文哲為什麼不生氣?蘇貞昌為何不生氣?是誰安排松山分局跟黑道握手言和?台北市短短七天之內警察黑道這些亂象,徐國勇跟黑道吃飯,要叫基層員警叫誰老大?徐國勇必須給個說法! 黨團書記長鄭麗文強調,當今的台北市到不可思議的地步,黑道不把警察當回事,松山分局從頭到尾都在說謊,因為柯文哲力挺局長陳嘉昌,警政署長剛開始要求陳嘉昌交出手機、測謊,現在全部縮回去了嗎?台北市警察局黑道橫行,警政署不知道嗎?高雄是慶記之都,台北市蟑螂之都,警察高階人事都是你蘇貞昌決定,現在卻躲起來,就没你的事嗎?如果這次警察全部串供裝没事,没有人負起責任,以後誰敢相信警察? 黃承國回批鄭麗文,引發鄭憂心人身安全。她表示,有關個人的部分,小人難防為避免家人擔心,費總召建議以安全為重,因此昨天起向警察申請隨扈。黃承國的專業是什麼?是什麼樣的政策,蔡英文要請黃承國當顧問?是因為他有很多人頭黨員嗎?黃承國如果真的這麼愛黨,應該學習周處除三害,主動辭去國策顧問,退出民進黨,蔡英文如果要真的向黑道宣戰,就是把黃承國的國策顧問拔掉。   (照片由國民黨立院黨團提供)

欲吃案遭揭穿?荒謬警界醜聞,北市松山分局長下台

欲吃案遭揭穿?荒謬警界醜聞,北市松山分局長下台

北市警察局爆出吃案疑雲,連帶影響松山分局長降職,更重挫民眾對於警政辦案信心,亟待重整紀律。 (直觀點28日報導)警界正上演罕見超大醜聞,重挫民眾對警政信心。台北市警局松山分局爆發「黑衣人之亂」,日前發生督察組體技教官楊忠蒞酒後與人口角衝突,先後有十名左右黑衣人追進松山分局中崙派出所叫囂、毀壞值班台電腦事件,警方一開始不但未究辦,中崙所長許書桓竟更隱匿此事未通報,副所長顏敏森也未以現行犯移送相關人等,遭「靠北警察」粉專爆出,鬧上全國媒體版面後,分局竟不思議公開主持警政史首次嫌犯與警察的「握手道歉會」,讓外界看傻眼,直呼警界正直辦案形象破滅。 不但如此,外界也質疑為何沒有現場畫面,分局長林志誠原本堅稱因停電,而復電後沒重啟監視器,獨漏關鍵畫面,但後又改稱不慎將影像檔案格式化,前後說法矛盾又破綻百出。在市議員不斷質疑下,台北市警局長陳嘉昌昨在議會終於坦言,確認案發當天中崙所長許員因操作不慎,先誤將駐地監視器電腦硬碟格式化,造成案發經過畫面全被刪除,許事後為了掩蓋事實,更謊稱分局停電,才沒有畫面,更被網友戲稱這是「國防布」2.0版本。 原來,真相此時逐漸大白,當時「黑衣人之亂」,警局內監視器確實有錄到影像,但遭人為刪除最關鍵的部分,中崙派出所所長許書桓、副所長顏敏森更皆知情。最新進度是,北市警局長陳嘉昌已認定許、顏兩員有湮滅證據嫌疑,已依縱放人犯、湮滅證據罪嫌函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原本,原本的謊言,外界還相信並諒解警局確實因停電而導致監視器失效,分局長也主持記者會公布黑衣人道歉影片,要求年輕人寫悔過書即可,稱給機會不追究。但一個謊只能用更多謊言來圓,卻讓這個謊言更凸顯這整件事的極度荒謬。退一步想,若警察辦案同樣發生將嫌犯重要供詞格式化,不就是標準吃案行為?在紙包不住火下,陳嘉昌吐真言撼動全國,事態不斷擴大延燒,警政署長陳家欽拔掉分局長林志誠,降調市警局內勤。 據媒體報導,台北市警察局督察長翁群能指稱,全案已送台北地檢署偵辦,證據到哪就辦到哪,全案已送辦,讓司法澄清事實,以避免外界認為警方包庇、縱放疑慮。翁群能指,林志誠先前相信許書桓報告內容,應有其判斷為依據,且根據許書桓的職務報告內容來看,林志誠的陳述應為事實、並無說謊。 該事件還是得交由司法單位釐清事實經過,警方單一說法仍有許多可議之處。中崙正副所長涉滅證法辦,恐面臨以下刑責。依刑法第163條,公務員縱放職務上依法逮捕、拘禁之人或便利其脫逃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另依第165條,偽造、變造、湮滅或隱匿關係他人刑事被告案件之證據,或使用偽造、變造之證據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不僅面臨刑事判決,後續也會遭停職、免職處分。 事態恐仍延續,台北市長柯文哲昨似乎刻意用事不關己的態度打哈哈忽視,讓人再度見證柯文哲施政作風輕率,難怪其歷年施政滿意度皆敬陪末座。而警政署長陳家欽後續怎麼處理,是否輕放?行政院長蘇貞昌難道不該表示意見?外界都在關注,現在該是政府好好整頓警政的紀律了。   (照片取自靠北警察臉書粉專)

用重典淪警察國家? 制裁色狼、人權保護成政府立「跟騷法」兩難

用重典淪警察國家? 制裁色狼、人權保護成政府立「跟騷法」兩難

屏東發生女子遭殺害,引民意呼聲要求立跟騷法,然最大問題在於法律定義要如何明確化,但政府有責任保護人民免於受跟騷的恐懼。 (直觀點13日報導)屏東發生慘絕人寰的擄人凶殺案,疑似起因於男方追求已婚人妻不成,製造假車禍痛下殺機,29歲年輕女生的人生才開始綻放就此突然殞落,天人同悲,也對加害人的兇殘感到憤怒,社會更有呼聲希望司法能高舉正義之旗,處以極刑。 如何讓追求不成反釀殺機的類似案件,盡可能遏制不再有下一個被害人,透過法制面強化,是凶殺案在社會引起的強烈回響,有相關經驗的民眾,也訴求在於如何防患於未然,家屬更希望「跟蹤騷擾防治法」趕快完成立法程序,還給這位女孩一個公道。 然而法案最主要爭議,在於如何讓跟蹤定義更清楚,以符合法律明確性原則,否則,如同立委周春米所言,若是因愛戀追求衍生的跟蹤騷擾外,鄰里檢舉、債務糾紛、媒體跟拍和網路酸民,若都要落入跟蹤騷擾的範疇,恐怕非警察執行勤務所能負擔,也會衍生警察「查水表」的惡名,這也需要更多社會的討論。 悲劇已發生,民代也呼籲政府重視人身安全,屏東立委莊瑞雄要求相關單位加速推動專法通過,並同時梳理現行已有的法令,完善相關機制、提高嚇阻,立委范雲版本的「跟蹤騷擾防制法草案」已通過一讀。根據其草案,被害人可依照第8條,於最近一次受到跟蹤騷擾的六個月內,向法院聲請防制令(保護令)。 法院審理後,如果認定嫌犯有跟蹤騷擾事實且有必要者,將可依照第9條核發數款防制令(保護令),包含: 禁止嫌犯再對被害人跟蹤騷擾 要求嫌犯遠離被害人經常出入、活動的特定場所「特定距離」,包含住居所、工作場所等。 禁止嫌犯以任何方式蒐集、紀錄或持有被害人之非公開資訊。 違反防制令者,將會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下之罰金。未來以加重懲罰來警告防範,可能將是政府下一個施政重點項目。 行政院預計本月16日召開內政部提出的糾纏犯罪防治法草案首次審查會,內政部長徐國勇指出,會盡速在本會期送到立法院審查。據了解,如何定義跟騷這種犯罪行為、如何訂出排除範圍、甚至後續也可能影響禁制令申請,避免各類樣態都納入,導致警力難以負擔,是目前討論出共識的困難點。 這位屏東女孩的無辜犧牲,能否喚醒社會大眾對於完善法律的更多討論,值得關注。據統計,台灣平均每年有七千六百多件類似跟蹤騷擾案件,這些已登錄在案,若納入未入案的黑數,個案數恐怕只有更高。 日本經驗告訴我們,恐怖的暴力行為,將近有八成在前期都有跟蹤、騷擾情形,跟騷可說是暴力前兆。人民免除遭跟騷壓力和恐懼,不只政府有責任足夠的示警,社會大眾也要有同理心,尤其男性更需要「換位思考」,尤其若能從小教導兩性正常交往,強化法律教育,也是一種方向。 用法律實現公平正義屬當然,但政府非萬能,若法律實踐違反人權也符合正義?台灣已是民主國家,若法律擴大授權警察變成「大人」,趨向警察國家恐也衍生其他人權問題,但希望不再有下一個受害者,防患未然或可說當前民意呼聲。   (照片來源 / 攝影師:Anete Lusina,連結:Pexels)

翁案傷員警士氣 政府該思考制定檢警調倫理新規範

翁案傷員警士氣 政府該思考制定檢警調倫理新規範

富商翁案持續向上延燒,據傳侯友宜也跟翁生吃過飯,翁的龐大政商關係造成員警士氣重傷,政府應省思制定新一輪檢警調的倫理守則。 富商翁茂鍾筆記本詳細羅列其與司法、檢警界人士人際交往資訊,猶如一本官場現形記。翁茂鍾不只在官場人脈吃得開,也擔任地檢署榮譽觀護人,如此角色更與檢察官往來綿密如蜘蛛網。 「榮譽觀護人」制度至今成立近40年,目前有兩大全國性的觀護協會,一為中華民國觀護協會,另一為中華民國榮譽觀護人協進會聯合會,皆為專業性社會服務社團,旨在吸收社會人士與官方通力合作,彌補政府力量不足,強調預防犯罪及防止再犯發生,並讓受刑人能重新做人的一種社區處置方式。 由於翁茂鍾有這層特殊身分,不管司法機構、檢警調人員,若有業務上的需求而與翁有聯繫,也很難不跟他有進一步接觸,但若因此被指控為與翁是一種不當往來關係,對於正直推動業務的司法、檢警調人員來說,對其職涯表現遭扣分也顯然不盡公平。 長期以來,商界人士想與官場人士建立起良好關係,除了一般私人交流的政商關係外,也常以社福團體名義藉此與相關公務機關建立連繫窗口,翁生除擁有觀護人身分與檢察官交流,也當過警友會理事長擴充人脈,像是警友會幫忙募資協助警察增購設備器材等功能,無形中幫翁在警界建立正面形象,如此檢警與翁往來根本也不好拿捏沒有明確規範的分際線。 如今案情恐持續發展,連新北市長侯友宜也遭指與翁吃過飯,翁經由警友會在警界吃開,恐怕許多警政高層都難以避免被外界點名檢視。警察與翁茂鍾餐敘認識卻中箭落馬,前高市警察局長劉柏良即為最典型的無辜受牽連案例,劉只因參加警友會餐敘與翁牽線,合法買賣股票就遭到不平對待,這對一位長期在警界拼命的優秀員警來說,何其嚴厲指控,難怪劉柏良稱自己名譽受損。 給外界神秘印象的調查局,依《法務部調查局組織法》規定,主要任務有防制非法槍械、組織犯罪及詐騙集團等,為推動專責辦案,各縣市也設調查站與機動工作站。試想,若調查局人員追查黑幫組織犯罪,沒有認識的地方人士設法協助蒐集情資,如何有效打擊組織犯罪,類似這類調查單位,尤其講究地方政商關係網絡,若沒有網絡協助辦案,調查局功能恐淪半套? 政商關係千絲百縷,以翁案為例,警檢調單位為了推動業務,很難不與翁生往來,若警檢調因過去與翁有往來,就被認定有罪有錯,那是否就不參加社福、警友等協會,像檢察官協會聲明所示,請法務部評估檢察官退出社福團體運作,讓檢察官回歸辦案本業,要不就請政府訂出新準則,讓檢警調的私人交際能有遵守的倫理,而非用秋鬥方式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對員警士氣也是大傷。 (圖片擷取自Google Map)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