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言論自由日

深化公民社會 政府應重視「言論自由日」

深化公民社會 政府應重視「言論自由日」

每年4月7日為言論自由日,為紀念鄭南榕自焚事件,時至今日,政府應重視言論自由日的具體執行內容,也得以促進公共政策思辨,深化更正向循環的公民社會。 文/楊祿成(AI工程師) 4月7日是言論自由日,我們一定要莫忘前人爭取言論自由的辛酸歷史。民進黨掌權後,2016年12月22日終於由時任行政院長林全宣布,制定言論自由日為國定紀念日,為了彰顯黨外政論雜誌《自由時代周刊》創辦人鄭南榕為追求言論自由而奉獻犧牲的精神。 回到33年前的1988年,《自由時代》雜誌因刊登許世楷博士的「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隔年遭控「涉嫌叛亂」,堅持言論自由不妥協的鄭南榕誓言「國民黨只能捉到我的屍體,不能捉到我的人」,在雜誌社裡展開為期71天的自囚。 1989年4月7日,大批警力荷槍實彈、重重包圍雜誌社,欲強行拘提,鄭南榕反身進入總編輯室後,以準備好的汽油自焚而亡,這種殉道精神震撼當時十分保守的台灣社會。 台灣過去有長時間處於威權統治的狀態,言論自由受到相當程度的箝制,鄭南榕為捍衛言論自由,拒絕當時國民黨所羅織的叛亂罪名,更在軍警企圖逮捕之際引火自焚。 當年鄭南榕為爭取言論自由而做的犧牲,為台灣社會開啟改革的契機,催化了1992年修正刑法第100條,國民黨正式廢止懲治叛亂條例,讓台灣人民在思想、學術與言論自由終究獲得進一步的保障。 「言論自由正是民主政治的核心價值與重要基礎」,筆者覺得,民進黨政府之所以訂定言論自由日就是希望社會現在享受著言論自由,莫忘鄭南榕等先烈為台灣人民爭取言論自由的崇高人格情操。 台灣能有言論自由的果實得來不易,成果卻也日漸豐碩,據2020年非政府人權組織CIVICUS和區域人權組織亞洲論壇(Forum-Asia)合作調查亞洲的公民活動空間自由度,亞洲25個國家中,臺灣是唯一被評為開放的國家,榮耀可歸屬台灣人民。 不過,今(2021)年是政府訂定言論自由日的第五個年度,官方對過去4年對言論自由日的推動力道太小,仍舊無法受到社會廣泛回響,筆者衷心期盼政府等相關部會,應該積極推動言論自由日的各項活動,讓特別是年輕一輩的人們更瞭解言論自由的意義。 重要的是,請政府建置一套「言論自由日」的法定要件規範,因為深化言論自由為人民的基本權利,足以讓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的功能得以發揮,並授權各地方政府制定「言論自由日紀念活動實施要點」以執行。 在言論自由日的當下,除了省思歷史外,筆者更期盼台灣公民社會能夠日益茁壯,政府提供人民多元管道,透過對於公共政策的意見表達,建立更具體的理性探討空間,形成由下而上的公共政策制定權,具體落實於政府各項施政,此舉將更展現成熟社會的公民素養。   (照片由行政院提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