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焦鈞

鳳梨出口依賴中國太畸形?前北農員工焦鈞這樣分析

鳳梨出口依賴中國太畸形?前北農員工焦鈞這樣分析

前北農員工焦鈞專業分析,鳳梨過度輸中原因,也呼籲要檢討鳳梨產業勿過度依賴中國。 (直觀點2日報導)我國鳳梨外銷中國佔台灣鳳梨出口近九成,近日遭中共暫停輸入,前北農員工焦鈞1日在《新台灣加油》節目指出,近年來鳳梨輸出中國過熱,台糖也要負起責任,他更直言,這次事件也開啟一個契機,檢討如何破除台灣水果對中依賴的現象。 鳳梨出口中國大增,肇因中菲南海爭議。前北農員工焦鈞在節目指出,2013年因中國與菲律賓發生南海爭議,當時上海海關就以非關稅貿易障礙名義,禁止菲國MD2品種鳳梨進口,當時耳聞很多貿易商跟產地盤商發現這是商機,2014年鳳梨輸中已達8000多公噸,佔出口85%,2015年開始更逐年上升,去年已有四萬五千多公噸。 焦鈞認為,他曾在2019年為文提醒說,這種不正常暴增是一個畸形的市場,貿易商進入中國市場都在做「Easy Money」,不過中國市場是正在上來的市場,對於消費慣性較不穩定,反而日本市場較穩定,因為它要求鳳梨大小要一致,一箱十公斤裝要求一定裝七粒,當鳳梨太大太小就塞不進削皮機器,可是貿易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想辦法偷懶就會被退回。 「一旦鳳梨打進日本市場就非常穩定,近年也有成長到2000多公噸。」他強調,這次鳳梨遭封殺,其實就是中國標準的養套殺,若從經濟學講,市場需求有供給,台糖必須負一點責任,鳳梨要種在山坡地排水良好,過了北回歸線以南後,鳳梨都種在平地,平地最大地主就是台糖,台糖可能讓小農來租,小農變人頭後變成財團進駐,包幾十甲田種鳳梨,這是一個過熱現象。 「今天要破除兩個依賴,一是過度集中在中國市場,第二是生鮮蔬果出口。」焦鈞指出,台灣熱帶水果應該拿來做高附加價值產品,現在鳳梨產業不到1%做加工品,比如五倍鳳梨榨成一倍果汁,果汁又能還原做其它加工品,產值遠比鮮果高,保鮮期若拉長能運送到更遠地方,現在也是好好檢討台灣水果進出口貿易思維的很好契機點。   (照片擷取自youtube畫面)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