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楊志良

莫德納恐難打到 陳時中呼籲:可改施打其它疫苗

莫德納恐難打到 陳時中呼籲:可改施打其它疫苗

陳時中指出,目前我國同意專案輸入或製造之COVID-19疫苗均不含豬細胞,包括AZ、Moderna、Pfizer-BioNTech(BNT)、高端等。 (直觀點17日報導)疫情穩定趨緩,今日本土確診共4例,不過境外移入有14例,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指出,昨日開放高端疫苗預約後,已超過39萬人預約施打國產高端。對於只勾選莫德納的國人,陳時中也呼籲,改施打其它疫苗,能多一點選擇,及早打到疫苗也是好的方式。 另一國產疫苗聯亞EUA未獲食藥署通過,不過聯亞昨聲明不服,將申訴呼籲以Delta變異株做免疫橋接試驗,對此陳時中表示,根據EUA技術性審查基準辦理,聯亞沒有通過,但他們覺得還有理由,認為疫苗有某種程度對社會防疫有效果,他們可以提出申訴,也要提出理由與實驗計畫,由食藥署審查。 聯亞未過EUA,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強調應公開審查資料,陳時中回應,審查的會議紀錄都會公開,與高端同樣規格公開,但不會公開聯亞的技術性資料資料,但聯亞若想公開我們也不反對,但國人關心的是上市的疫苗技術性資料比較重要,由於聯亞沒有通過EUA,公布也無必要,但他們想捍衛自己的東西,我們沒意見。 高端即將開放施打,媒體問及,指揮中心是否考慮AZ混打高端,陳時中則否認稱,現在疫苗陸續會進來,混打高端要等實驗結果,才有建議與否,目前沒有規劃,高端才剛通過EUA。另對於AZ疫苗能否混打嬌生,陳時中強調,沒有同意混打嬌生,建議事項沒有包含這種打法。 陳時中也說明,目前我國同意專案輸入或製造之COVID-19疫苗均不含豬細胞,包括AZ、Moderna、Pfizer-BioNTech(BNT)、高端等,其製造過程無使用豬細胞,同時,世界衛生組織今年7月24日表示,AZ、Moderna及BNT等COVID-19疫苗均符合清真認證(Halal)。 他解釋,有關近日國內印尼移工對AZ疫苗成分有所疑慮一事,經查該疫苗含有SARS-CoV-2病毒棘蛋白(S protein)基因之非複製型腺病毒載體,利用重組DNA技術在基因改造後之人類胚胎腎臟細胞(HEK 293)內增殖,製造過程均無使用豬細胞。   (照片擷取自疾管署youtube畫面)

郝龍斌拿不出高端差的理由 康仁俊批:他們只在演戲

郝龍斌拿不出高端差的理由 康仁俊批:他們只在演戲

資深媒體人痛批郝龍斌遞狀停止高端上市,就是從頭到尾在演一齣戲,也抹煞高端研製疫苗的辛苦。 (直觀點6日報導)前台北市長郝龍斌、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日前遞狀聲請衛福部停止高端緊急授權使用,國民黨更聲援,遭外界痛批刻意阻擋國產疫苗上市,對此資深媒體人康仁俊在政論節目上指出,郝龍斌、楊志良在演戲過於政治、情緒性語言,抹煞高端研發疫苗的辛苦。 郝龍斌等人遞狀聲請停止高端EUA,康仁俊在政論節目《鄭知道了》表示,這從頭到尾就是一齣戲,如果沒有申請假處份都是假的,它就是繼續走它的流程,他們就是在蹭聲量,他們也不敢講高端疫苗不好,他們說行政單位在審核EUA過程是這樣,其實民眾反應很直接,不管是登記單獨願意施打高端、或都可接受其他疫苗的民眾,第一個反應是民眾渴望打到疫苗,他們也會知道就高端的保護力,大家認為是有信心的,人數才因此逐漸增加。 藍營質疑高端疫苗保護力,康仁俊指出,今天不是不能質疑高端,如果都不能質疑,那高端該打屁股、政府該打屁股,但從頭到尾沒人這樣說,我不喜歡他們用漫無目的的指控,就畫了一個帽子出來講這樣就是有鬼,這是抹煞那些在高端研究疫苗的人的辛苦。 他說,郝龍斌、楊志良有太多扣帽子跟政治語言,若將裡面的情緒性東西拿掉,請他們告訴國人,國產疫苗到底不好在哪裡,但是他們沒有一個字提出來,那是他們批評比較可怕的地方。   (圖:《鄭知道了》youtube畫面)

郝龍斌、楊志良聲請法院停止高端EUA 律師打臉:毫無法律價值

郝龍斌、楊志良聲請法院停止高端EUA 律師打臉:毫無法律價值

郝龍斌遞狀聲請停止衛福部向高端緊急授權上市,律師黃帝穎打臉稱,他們純屬政治操弄。 (直觀點2日報導)藍營惡意擋國產疫苗上市?!前台北市長郝龍斌、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今共同聲請法院停止衛福部對高端疫苗的緊急授權處分,郝龍斌更稱,施打沒證明有效的疫苗,「是義和團式的草菅人命」,國民黨主席江啟臣也聲援郝,不過,郝龍斌等人聲請停止授權處份也遭律師打臉,稱此舉純屬政治操弄毫無法律價值。 楊志良指出,疫苗開發臨床試驗程序,美國及歐盟在給予緊急授權前,都要求藥廠至少提出第三期的期中報告,而且測試對象超過一萬人,才敢給予疫苗緊急授權。高端到現在都還沒做完第二期試驗,衛福部就給予緊急授權,根本是拿國民健康開玩笑。面對Delta變種病毒,疫苗覆蓋率必須要達到八成,到時候高端疫苗如果欠缺充足防護力,導致11%接種高端疫苗的國人成為防疫破口,這個責任衛福部擔得起嗎。 郝龍斌則說,免疫橋接根本不是美國FDA或歐盟藥政機關認可的技術,國家如果要給予高端疫苗緊急授權,應該要依據國際標準,要求高端至少應提出第三期期中報告,才能審查緊急授權的申請。郝也批,蔡英文、副總統賴清德帶頭表態稱願意打國產疫苗,「這是非常錯誤的示範」,蔡政府對人民施打沒有經過科學證明有效防護力的疫苗,「這是義和團式的草菅人命」。 不過律師黃帝穎則說,郝龍斌等人純屬政治操弄毫無法律價值,提起訴願的法律要件,是要由處分相對人或利害關係人提起,郝龍斌跟准予EUA的行政處分,根本毫無法律上關聯,明顯當事人不適格,郝龍斌提訴願,完全沒有法律價值。 國民黨主席江啟臣聲援郝、楊,他說,國民黨日前已經向地檢署告發衛福部部長陳時中以及食藥署署長吳秀梅涉嫌圖利,希望地檢署儘快予以偵辦,也期待行政法院能支持郝市長以及楊前署長的訴訟,在高端疫苗的有效性及安全性獲得嚴謹科學證據的檢驗及國際認證之前,不要對國民施打,以免造成公共衛生以及國民健康的危害。 對此,黃帝穎解釋,江啟臣告圖利罪卻講不清楚法律要件,圖利罪的法律要件之一,是公務員明知違背法令,結果江啟臣告發記者會,竟完全講不清楚他告陳時中違反哪一條法令,不管是不是黨主席選舉到了要刷聲量?搏版面?搶深藍?國民黨不惜惡搞法律、干擾防疫,台灣人看得很清楚!   (照片:黃帝穎臉書)

學者預測:國產疫苗就是「台美疫苗」,美國將會承認

學者預測:國產疫苗就是「台美疫苗」,美國將會承認

范世平質疑,國民黨把國產疫苗往死裡打,真正目的是什麼,像連勝文不願打國產,國民黨出現路線分歧? (直觀點18日報導)國產疫苗第二期解盲成功,目前正布局第三期臨床實驗,若能成功將是台灣之光。但親綠學者范世平不解直言,為何國產疫苗一夜被黑?對此他提到,國產疫苗就是「台美疫苗」,高端抗原來自於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這是美國聯邦政府的重要單位,聯亞是與美國UBI(聯合生物醫學公司)合作。更稱,反對國產疫苗,就是反「台美疫苗」,相信美國將會是第一個承認台灣疫苗的國家,因為殊途同源,接下來日本與歐盟也會跟進。 范世平指出,國產疫苗不管是高端還是聯亞,去年年初開始研發時就知道不可能進入第三期實驗,因為台灣當時沒有明顯疫情,所以只能在完成第二期後,一方面獲得衛福部食藥署的「緊急使用授權」,讓國內先開打;另一方面到疫情嚴重的國家進行第三期實驗。 不過當5月爆發疫情後,范世平質疑,怎麼到了5月下旬,許多專家才猛然驚醒,國產疫苗沒第三期實驗不行?這包括中研院院士陳培哲還擔任國產疫苗的審查委員。他尊重陳院士的專業,但為何一年多以來他不把實情昭告於世?現在才良心發現?還是如同他的弟弟台大教授陳炳輝所說,陳院士一直都推薦國產疫苗但現在卻轉彎?為何當國產疫苗相繼解盲之際,各種質疑忽然蜂擁而至? 范世平接著指出,藍營開始拼命對國產疫苗潑髒水,去年蔣萬安等立委都大力支持國產,還要政府多予補助,現在怎都沒聲音?楊志良自願擔任國產的試驗者,現在怎麼說?把國產疫苗往死裡打,真正目的是什麼?肯定江啟臣、林為洲願意率先打國產疫苗,大家一起支持國產,挺台灣,沒有誰是局外人;但連勝文卻不願打國產,國民黨出現路線分歧?   (照片取自范世平臉書)

醜陋的兩岸醫藥合作! 是誰在阻擋台灣取得BNT疫苗?

醜陋的兩岸醫藥合作! 是誰在阻擋台灣取得BNT疫苗?

民團經濟民主連合指出,投審會應該硬起來,追究復星醫藥、漢霖生技違法壟斷。並要蔡政府檢討馬政府時期簽訂的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 (直觀點24日報導)台灣前階段防疫有成,全國上下只待疫苗施打便有機會進一步解封、回歸平常生活。然而近日在疫苗採購上,上海復星醫藥以其擁有「大中華區代理權」為由,無視疫苗攸關人命安全,阻撓台灣取得德國BNT疫苗。到底誰在阻擋台灣取得BNT疫苗?上海復星醫藥是如何取得台灣的代理權的?這件事情跟中共統戰部、2009年馬政府開放中資來台投資及2010年簽署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有何關聯?背後的利益集團是誰?民團經濟民主連合調查團隊今發現,背後有複雜的中共與馬政府糾結政商結構,並向蔡政府提出亡羊補牢建議。 復星醫藥大股東郭廣昌是中共統戰組織重要成員 台灣政府去年透過民間藥廠與BNT洽談疫苗事宜破局後,由BNT總公司直接向台灣政府聯絡續談,然而卻在對外發布消息前夕又再次生變。對此,衛福部長陳時中於廣播中表示:「有人不希望台灣太開心」,暗指擁有「大中華區代理權」的上海復星醫藥從中阻撓。 台灣公民陣線組織部主任許冠澤指出,擁有「大中華區代理權」的上海復星醫藥今年發行公司債。根據上海復星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於2021年1月發行公司債的公開說明書記載,郭廣昌(持股85.29%)與汪群斌(持股14.71%)是上海復星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上層股東的實際控制人,而郭廣昌不僅曾擔任中國人大,更曾擔任中共統戰組織中國光彩事業基金會第二屆副理事長。 另外,復星集團黨委書記李海峰也是現任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常務理事,中國光彩事業基金會章程第五條明定,其業務主管單位是中共中央統戰部;章程並規定「本基金會堅持中國共產黨的全面領導,根據中國共產黨章程的規定,設立中國共產黨的組織,開展黨的活動,為黨的組織的活動提供必要條件」。進一步言,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更是直接由統戰部副部長徐樂江擔任會長。經民連解釋,當了解這樣的背景,國人對於上海復星醫藥「不希望台灣太開心」阻撓台灣取得德國BNT疫苗,就可以理解,這就是所謂「堅持中國共產黨的全面領導」。 許冠澤表示,國人對於光彩事業基金會的統戰手法並不陌生,「台灣光彩促進會」2014年6月曾舉辦歡迎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活動,並曾發起兩岸民間共同簽訂永久和平協議連署,2019年6月還曾經搞出「高雄旗津溫州洞頭小三通」的烏龍騙局。 投審會應該硬起來,追究復星醫藥、漢霖生技違法壟斷 台灣公民陣線秘書長江旻諺指出,國人會很納悶,台灣要跟德國BioNTech公司買疫苗的代理權,為何會落在上海復星醫藥手中?2020年3月13日,上海復星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復星醫藥產業與BioNTech簽訂《Development and License Agreement》(《授權合約》),BioNTech授權復星醫藥產業在中、港、澳、台區域內獨家開發、商業化基於其專有的mRNA技術平臺研發的、針對COVID-19的疫苗產品,當時復星醫藥的董事是吳以芳。 2019年6月,WHO駐中國辦事處「擴大免疫規劃」專案官員唐軼博士訪問復星醫藥子公司復宏漢霖,由復宏漢霖高級副總裁兼董事會秘書郭新軍先生接待。他表示期待WHO給漢霖帶來新的機會。顯然,復星醫藥與德國BioNTech簽訂「大中華區獨家代理權」,吳以芳、郭新軍扮演一定角色,偏偏這兩個人就是復星醫藥在台孫公司、復宏漢霖在台子公司漢霖生技的董事及監察人。如果說,復星醫藥濫用「大中華區」代理權的獨佔地位,阻撓台灣取得德國BNT疫苗,這個責任,這家在台的中資—漢霖生技公司—也要算一份(同樣是吳以芳、郭新軍之行為)。 江旻諺表示,漢霖生技公司是中資在台投資事業,根據〈陸資來台投資許可辦法〉第八條第二項規定,投資之經營有「經濟上具有獨占、寡占或壟斷性地位。」或「政治、社會、文化上具有敏感性或影響國家安全。」等情事之一者,得撤銷或廢止其投資。經民連要求投審會應該硬起來,做陳時中部長的後盾,發動調查,追究復星醫藥、漢霖生技濫用獨家代理權,違法壟斷疫苗採購的責任;如果再阻擾台灣取得疫苗,經濟部應該撤銷復宏漢霖在台灣的投資許可,命撤資。 楊志良的兩岸醫藥衛生合作,把台灣綁進「大中華」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日前表示,透過兩岸醫藥合作協定即可達成兩岸在防疫上的交流,「但陳時中可能已經忘了兩岸之間有這份協定」。經濟民主連合智庫召集人賴中強表示:上海復星醫藥這個案例,正是因為馬英九2009年開放中資來台、楊志良2010簽訂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把台灣綁進「大中華」的疫苗困局。 賴中強指出,根據香港交易所公告復星醫藥與德國BioNTech簽訂的《授權合約》,「復星醫藥產業將負責推進該產品於區域內的臨床試驗、上市申請、市場銷售,並承擔相應的成本和費用;BioNTech將負責提供區域內臨床試驗申請所需的技術材料和臨床前研究資料、配合區域內臨床試驗,並供應該等臨床試驗及市場銷售所需的產品」。藥品的臨床試驗、上市申請原本就是行政管制的高權行為,德國BioNTech也不是傻瓜,要給復星醫藥中港澳台獨家代理權,當然會要求復星醫藥拿出可以在台灣申請臨床試驗、藥品上市的資格,否則,豈非憑白喪失商機? 賴中強表示,包括: (1) 馬英九2009年7月開放中資來台; (2) 楊志良2010年12月簽訂《兩岸醫藥衛生合作協議》,約定「雙方同意就⋯⋯疫苗研發⋯⋯兩岸醫藥品的非臨床檢測、臨床試驗、上市前審查、生產管理、上市後管理等制度規範,及技術標準、檢驗技術與其他相關事項,進行交流與合作。」; (3) 漢霖生技公司2010年10月設立; (4) 漢霖生技公司2011年3月進駐臺北醫學大學產學合作育成中心進行創新單抗之研究計畫; (5) 2016年6月17日漢霖生技公司EGFR抑制劑獲衛服部同意臨床試驗;甚至 (6) 復宏漢霖2019年年報第9頁宣傳「HLX55(創新型c-MET單抗)治療實體瘤的臨床試驗申請分別於2019年9月及 2019年10月獲得中國台灣『衛生福利部』國家藥監局批准。」把衛福部矮化為中國台灣國家藥監局; 上列所謂的「兩岸醫藥衛生合作」措施,都是上海復星醫藥攤出在德國廠商面前,證明復星醫藥可以在台灣申請臨床試驗、藥品上市資格的證明,也是把台灣綁進大中華區,進退維谷的真正原因。 經民連也建議: 一、以後衛福部核准中資新藥,應該附加條件不得有矮化台灣地位之宣傳,否則撤銷許可。 二、楊志良應該切腹,以謝國人。 (照片由經濟民主連合提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