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劉柏良

翁案傷員警士氣 政府該思考制定檢警調倫理新規範

翁案傷員警士氣 政府該思考制定檢警調倫理新規範

富商翁案持續向上延燒,據傳侯友宜也跟翁生吃過飯,翁的龐大政商關係造成員警士氣重傷,政府應省思制定新一輪檢警調的倫理守則。 富商翁茂鍾筆記本詳細羅列其與司法、檢警界人士人際交往資訊,猶如一本官場現形記。翁茂鍾不只在官場人脈吃得開,也擔任地檢署榮譽觀護人,如此角色更與檢察官往來綿密如蜘蛛網。 「榮譽觀護人」制度至今成立近40年,目前有兩大全國性的觀護協會,一為中華民國觀護協會,另一為中華民國榮譽觀護人協進會聯合會,皆為專業性社會服務社團,旨在吸收社會人士與官方通力合作,彌補政府力量不足,強調預防犯罪及防止再犯發生,並讓受刑人能重新做人的一種社區處置方式。 由於翁茂鍾有這層特殊身分,不管司法機構、檢警調人員,若有業務上的需求而與翁有聯繫,也很難不跟他有進一步接觸,但若因此被指控為與翁是一種不當往來關係,對於正直推動業務的司法、檢警調人員來說,對其職涯表現遭扣分也顯然不盡公平。 長期以來,商界人士想與官場人士建立起良好關係,除了一般私人交流的政商關係外,也常以社福團體名義藉此與相關公務機關建立連繫窗口,翁生除擁有觀護人身分與檢察官交流,也當過警友會理事長擴充人脈,像是警友會幫忙募資協助警察增購設備器材等功能,無形中幫翁在警界建立正面形象,如此檢警與翁往來根本也不好拿捏沒有明確規範的分際線。 如今案情恐持續發展,連新北市長侯友宜也遭指與翁吃過飯,翁經由警友會在警界吃開,恐怕許多警政高層都難以避免被外界點名檢視。警察與翁茂鍾餐敘認識卻中箭落馬,前高市警察局長劉柏良即為最典型的無辜受牽連案例,劉只因參加警友會餐敘與翁牽線,合法買賣股票就遭到不平對待,這對一位長期在警界拼命的優秀員警來說,何其嚴厲指控,難怪劉柏良稱自己名譽受損。 給外界神秘印象的調查局,依《法務部調查局組織法》規定,主要任務有防制非法槍械、組織犯罪及詐騙集團等,為推動專責辦案,各縣市也設調查站與機動工作站。試想,若調查局人員追查黑幫組織犯罪,沒有認識的地方人士設法協助蒐集情資,如何有效打擊組織犯罪,類似這類調查單位,尤其講究地方政商關係網絡,若沒有網絡協助辦案,調查局功能恐淪半套? 政商關係千絲百縷,以翁案為例,警檢調單位為了推動業務,很難不與翁生往來,若警檢調因過去與翁有往來,就被認定有罪有錯,那是否就不參加社福、警友等協會,像檢察官協會聲明所示,請法務部評估檢察官退出社福團體運作,讓檢察官回歸辦案本業,要不就請政府訂出新準則,讓檢警調的私人交際能有遵守的倫理,而非用秋鬥方式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對員警士氣也是大傷。 (圖片擷取自Google Map)

從翁茂鍾案看劉柏良遭撤官的荒謬性

從翁茂鍾案看劉柏良遭撤官的荒謬性

石木欽案外案,牽涉出許多司法、警政界人士涉入與富商翁茂鍾不當往來情事,更因前高市警察局長劉柏良因單純買賣股票,也遭受不平對待。 文/向齊東(花蓮從商) 佳和集團董事長翁茂鍾的27本筆記本,竟意外抖出台灣司法史上重大弊案,與翁茂鍾不當往來且翁所涉訴訟案的承審法官,包含前最高行政法院院長林奇福等4人,及高院台南分院法官曾平杉等3人在內的20位法官都將移付司法懲戒。 多名法官遭到移送懲戒一事,起因於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遭爆與翁茂鍾有不當來往,石不僅遭監察院彈劾,後續的調查結果,包括優遇大法官蔡清遊等13人非翁案承審法官,但與翁茂鍾有數次不當往來,有行政懲處必要,但司法院也強調,已逾5年懲處行使期間。 這起石木欽「案外案」也讓有大法官身分的蔡清遊等人、懲戒法院法官洪佳濱等不當往來攤在陽光下,連檢察官及警界高層也涉入案情。除了法官遭懲處,有11名檢察官與多位警官同樣遭殃,然而他們的可究責性是否那麼絕對?檢察官可能因偵辦特殊案件,深入弊案的人際網絡中,因公務需求觸及那條不那麼清楚的違規線。 任職高市警察局長的劉柏良慘被撤換,因翁筆記紀錄包括他在內的「5張匯款單為同一筆跡」為由,被認定劉可能接受不法饋贈。不過《上報》披露劉柏良還原經過,23年前劉經由刑事局同事介紹認識「台南縣警友會理事長」的翁,透過他們介紹怡安科技股票,再以「自己名義」匯款購買,自認絕無不法。如今卻因同件事丟掉烏紗帽,劉喊冤名譽受損。 據了解,警友會功能多是民間幫警察協助募資的單位,劉柏良當初單純跟著局長參加餐敘,與翁茂鍾也無實際利益往來,僅為介紹買賣股票,而劉投資股票也沒發生異常買賣,後來卻為何讓他黯然下台,令人匪夷所思。 「警察職權行使法」規定警察依法行使職權,無規範私人交際往來,更無明文規範不能正當買賣股票,警察基於投資理由合法買賣股票遭不白之冤,換言之若單純餐敘介紹股票若構成不法貪汙的弊案,未來是否因此要求警察不能參與私人餐敘,或不能合法投資股市?實務上可能嗎? 警察不只依職權保障人民權益、維持公共秩序等重要任務,他們還負有政令宣導、公務辦案查察犯罪嫌疑者的需要者外,警察私人生活在人際交友一定亦有正當互動關係,因此外界更不需用有色眼光解讀警察連股市也不能碰,這有違人情義理。   (照片取自高市府網站)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