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共青團

具「中國特色」邪惡的平庸 西方能有勇氣進擊?

具「中國特色」邪惡的平庸 西方能有勇氣進擊?

西方制裁中共,中共拿跨國企業開刀,但新疆棉主角維吾爾人的生存,作者認為亟待更多國際正義之聲。 文/林杰(從商) 「權力和暴力雖是不同的現象,卻常一起出現。」By漢娜鄂蘭 中共及台灣舔共藝人不約而同抵制跨國企業,起因於隸屬官方的共青團發起的「紅衛兵」式批鬥,意欲鬥垮知名潮牌服飾H&M,卻意外引起藝人抵制其它流行服飾潮牌的連鎖反應。 在資訊封鎖的國度中,人們會因辨識真偽難度高,而突然一個風聲鶴唳,導致一種「義和團式」的群情激憤,讓事件無法理性討論,公共性反而越趨模糊,而政治主導了一切。 理路迷失的公共討論 中國發生很多莫名的抵制外國商品過往,很大程度就是人們被無知掐住了呼吸,不明就裡跟著外人吆喝,僅僅為了拚命吸一口氣,舒暢自己已被清洗過的思緒。但是,一般中國人老實說是無辜的,該當罪大惡極的,是上位者的邪惡統治。 邪惡單位之一的共青團,是中共專門培育未來黨政要員的政治培力組織,性質類似台灣威權時代的救國團,直白地說,共青團就是洗腦學生養成效忠中共的共產黨側翼,這次他們將新疆棉鬧到全世界,讓外界都看到共青團的特殊性。 了解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也就能明白共青團也是中共統一戰線的一部分,共青團書記處第一書記秦宜智,是習近平嫡系。他們為何選在此時發動鬥爭跨國企業,也許是用牛刀殺雞、是儆猴,這一刀無非要讓歐美國家清楚知道,當歐美企業受到壓力後,再施壓母國政府不要跟中共對幹,這是中共面對歐美制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一貫做法。 中共劍指歐美政府 中共藉此威脅歐美國家的執政當局,當西方聯手制裁中共,等於是讓歐美企業放棄龐大市場,如果想進中國市場,請看清楚誰才是老大,因此中共抵制外商只是手段,歐美國家最好不要跟中國作對,才是他們的主要目的。 對外恐嚇西方國家達成目的,對內也順勢操作一波民族主義,凝聚中國人共同效忠中國共產黨。操作這波民粹作風的影武者是誰,可說是威權頭子習近平。他透過國內塑造出愛國主義的形象,用來穩定他的政權,也團結中國人抵制歐美制裁中共。 以民粹抵制品牌 新疆綿事件,它其實是中國集體排外歷久不衰的一個插曲,更深層的意義是,讓中共享受到無窮盡的政治利益,真正的主角新疆少數民族,他們的情況,恐怕只有更糟糕。 BBC曾報導,中國正迫使數十萬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人群,在新疆地區廣闊的棉田中從事艱苦的體力勞動,中國也對維族婦女實施大規模絕育,中國是故意使該民族處於某種生活狀態下,以毀滅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報告還認為,中國政府的上述做法,符合聯合國「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所有相關條款,達到公約規定的所有種族滅絕標準,中國政府應為此承擔「國家責任」。 誰能挺身護新疆 但現實是,新疆維吾爾族所遭受的苦難,有多少歐美國家能挺身而出?中國少數民族遭受不人道的待遇,程度究竟如何,西方專家的研究或片面不完全真實,而國際社會的良善力量在哪,當中共持續掩蓋他們在新疆的罪刑時,世界各國能不能發揮正義感去向中共控訴? 中國正在進行的新疆種族滅族,筆者想起了西方政治學者漢娜鄂蘭,若套用她的理論在中國,中國人民幾乎是集體中了「邪惡的平庸」的病症,但真理永遠無懼,期待真理出頭天的那一天。   (照片選取自freepik)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