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六四事件

蘋果下架自由已死 港媒僅剩黨性才生存?!

蘋果下架自由已死 港媒僅剩黨性才生存?!

香港蘋果日報收攤震撼國際社會,作者投書認為,只要有香港媒體人不滿成為中共打手,都可能像是壹傳媒下場。 文∕許靖(資深媒體人) 香港的媒體出版自由,正式終結在今日午夜。日前香港警方動用港版國安法逮捕香港壹傳媒高層,今天香港蘋果日報出版最後一份報紙後,今午夜起將「正式停止營運」,預計出版100萬份報紙告別26年在港營運歷史。 壹傳媒的存在,曾經代表香港言論市場的健全,見證了香港的自由與繁榮景象,不過也以親歷者嘆息香港逐步被中共政經蠶食鯨吞,最後終於失去民主與自由,這對愛好民主的自由世界來說,簡直是舉世同悲,令人悲憤中共的蠻橫霸道。 這不會是香港媒體被打壓的最後個案,未來只要有媒體人不滿成為獨裁政府的打手、不滿各種言論只對中共歌功頌德,只要站出來批評一丁點任何有關中共的錯誤也好,或是報導一點其他國家的民主也罷,都可能落得像壹傳媒如今的下場。 自由價值比獨裁更高 媒體人沒有任何過錯,更不用任何懺悔,他們只有錯在身在這個充滿邪惡的制度下、想奮力掙扎擺脫卻被越綑綁越緊,絲毫沒有喘息空間的悲慘國度,而此刻民主正比獨裁專制的優越性也更加被彰顯出來,更加升級成一種無可匹敵的價值武器,身在自由國度的我們,更要珍惜它。 我們都知道香港實施中國強加的國安法後,僅有的自由已經徹底質變成不自由,但對中共來說,穩定壓倒一切向來是中共處理內政的最高原則,香港是中國內政問題,這個最高原則也應用在處理包含媒體的反抗者,就是務求對政局的穩定。 中共體認到,香港如果有媒體自由會變亂,黨的執政也變得不穩定,依照這一套穩定邏輯,港媒擁護中共、有黨性的忠僕才會帶來穩定,如果不依這套邏輯運作,對中共而言那是敵我矛盾,根據歷史經驗,中共會啟動全面性鬥爭進行殘酷批鬥。 歷史非常多例子,近代有個例子,即「80年代文化熱」,指1980年代中國文化思潮湧起,思潮演變環節依次是反文革、反封建及反傳統,再往後才是文化熱,而貫穿各環節的線索是對文革的反思,這股文化熱延續到胡耀邦死後到達高峰,當時各類大字報湧出象徵獨立媒體的萌芽,但在六四事件中被中共「穩定壓倒」。 有黨性才能生活 因此當媒體像壹傳媒被處理掉後,中共也能安穩執政,中國的政治是論「黨性」的,黨高於一切,媒體沒有黨性當然會活不下去,就剉著等中共蹂躪。對沒有黨性的自由世界來說,邏輯如同學者范世平精闢評論的: 香港已經不是「特區」了,「兩制」不存在,所以是「偽特區」,港府用「國安法」欺負香港人,搞死黎智英,這是哪門子政府?政府會把自己的子民送入政治黑牢嗎?這個政府是有名無實,倒像黑幫,所以是個「偽政府」。 不消說,港府就是幫北京那批大黑幫幹壞事的偽政府,這點倒是學得精,把中共那套行之有年的「偽性」靈活運用,抓著極權的旗幟虛情假意喊著我們擁護民主,如同皇后穿著新衣,假到了極致就成了虛偽,而且黑得透徹,港府成小僂儸,是強盜手下的小卒。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六四事件32週年 民進黨、時代力量發聲挺香港、新疆

六四事件32週年 民進黨、時代力量發聲挺香港、新疆

中國六四事件周年,民進黨、時代力量不約而同發聲批判中國政權。 (直觀點4日報導)今天6月4日為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32週年,民進黨、時代力量皆發聲明批判中共。民進黨指稱,中共敵視人民的作為,是比病毒更加令世人擔憂;時代力量黨則說,中共壓迫香港、更企圖對維吾爾族人實施「種族滅絕」,持續的打壓只會徒增台灣人民對於中國政權的反感。 民進黨指出,32年過去,中共政權至今仍不思改革,變本加厲地迫害新疆維吾爾族人權、制訂「港版國安法」,甚至變更香港選舉制度,破壞北京對香港承諾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中共的種種舉措,一再背離當年天安門運動,中國人民與學生所追求的民主精神,堅持在違反普世價值的歷史道路上一路走到黑。 民進黨表示,今年的六四,據媒體報導,香港政府已動員了7000名警力,以防疫為由,禁止民間紀念六四的活動,種種作為明顯是要符合北京當局的政治邏輯。人類共同的敵人是病毒而非民主。中共不相信民主,敵視人民的作為,是比病毒更加令世人擔憂。歷史已經告訴我們,武力威脅無法使人民低頭,專制威權的作為也無法獲得國際社會的尊敬。 時代力量則提到,32年過去了,中共至今不曾為了當年泯滅人性的屠殺道歉,反倒是加大對人民的控制,不僅進一步壓迫香港的自治權,更在新疆大興再教育營,企圖對維吾爾族人「種族滅絕」。面對台灣,中共長年來的施壓不曾間斷,除了透過軍機繞台、軍演等威嚇手段,佐以在台的代理人不時附和、唱衰台灣,更百般阻撓台灣參與國際事務。 「近期,在台灣武漢肺炎疫情嚴峻時刻,中共竟還企圖阻止其他國家向台灣輸出疫苗。」時代力量痛批,中共從天安門鎮壓事件,到對香港、新疆及圖博(西藏)人權及法治問題的漠視、打壓,再到對台灣一次次的意圖統戰與文攻武嚇,種種無賴行徑在在展現中共政權的寡廉鮮恥。 時代力量也嚴厲譴責,中共長久以來違反基本人權、民主和平等普世價值的惡劣行徑,相信中共持續打壓只會徒增台灣人民對於中國政權的反感,台灣人民必將更堅定地擁抱民主!   (照片取自民主進步黨臉書)

六四天安門事件周年,民主台灣可以做甚麼?

六四天安門事件周年,民主台灣可以做甚麼?

天安門六四事件正值周年,中共國家暴力歷史,及當代亞洲人權議題,作者建議,應該讓台灣學生深入認識。 文∕許靖(資深媒體人) 「八九民運」是中國當代最重要的民主運動,今年屆滿32週年。32年前,1989年趙紫陽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時任中國共產黨最高領導人物之一,地位僅次於鄧小平。當年人們因悼念胡耀邦的過世,北京天安門廣場爆發大規模民主運動,趙紫陽堅持改革道路,對學生運動持同情的態度,中共當權者鄧小平卻認為運動本質乃是動亂,對學運極為打壓。 學生變大叔,中共恐怖統治依舊 時中國國務院總理李鵬與趙紫陽也發生衝突,隨著民主運動進入學生集體絕食時期,而後鄧小平下令軍隊鎮壓民主運動,死傷無數,趙紫陽因而失勢,遭到鬥爭垮台,李鵬等勢力抬頭,否定趙紫陽改革道路。 中共羅織動亂等罪名導致民運人士入獄,主事者亦遭到判處極刑,八九民運猝然消失,當年學生如今也變成大叔,政治改革銷聲匿跡,天安門事件從此成為禁忌話題,趙紫陽被中共刻意軟禁,所有有關天安門事件資訊全遭封鎖,中共透過國家機器加強宣揚意識形態,穩固政治地位,持續打壓「異議份子」,社會瀰漫「紅色恐怖」氣氛。 中共獨裁大外宣持續上演 多年過後,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今天,走入與全球經濟逐步緊密連結的階段。網路時代各種資訊流通快速,但是,中國人民至今還是無法自由地談論政治話題,比如六四事件是中共當局眼中的高度禁忌話題,在中國境內的網路上看不到任何有關天安門事件的關鍵字眼,而社會環境也因經濟下滑也正瀰漫集體不安。 近日,南京男子開車輾人再持刀砍人,民運人士王丹說,這事件的發生,是一個嚴重的社會警訊,也顯示出經濟增長的下滑,已開始動搖到了中國的社會穩定。不過,習近平卻仍持續擴充中共的大外宣,藉由著力提高國際傳播影響力、國際輿論引導力,來強化中共對國際社會的統一戰線,這招可能很有效,德國BNT疫苗拒絕台灣,也是中共大外宣發揮效果。 中國後疫情時代,持續政治緊縮、經濟成長又下滑,中國社會找不到抒發口,還是對外以謊言宣傳中國的美好。由於中共不可能處理政治問題,獨裁政權宣稱的民主,仍只是一種讓人產生幻覺的迷幻藥。 理想沒消失,中國人持續精神勝利 當年胡耀邦的死,能夠引起中國人大規模的政治運動,是他代表了中國人一個世紀以來追尋的政治理想有了能真正實踐的理路,胡耀邦的死,是中國人對人類世界共同理想的情懷:自由、平等、博愛這支美好大旗的認同強化,而這個認同強化是中國從五四運動以降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不中斷的精神勝利傳統,五四運動也在80年代思想解放成為心靈慰藉。 雖然中共槍桿子讓中國人們心靈依賴民主的慰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消亡於這個國度,但這個國度人們的內心只要還持續抱著對這支美好大旗飄揚大地的精神勝利,有了夢想,在未知的日子奮力爭鬥仍大有可為。 今年,民運人士王丹、吾爾開希、魏京生等,為紀念六四32週年,舉辦全球網絡視屏紀念大會,呼籲全世界共同點起一根蠟燭,祭奠六四死難者的亡靈。筆者也呼籲,台灣人民也可以聲援中國民運人士,共同照亮中國民主未來道路。 六四事件應納入課綱 戰爭與國家暴力的意義等議題,已納入台灣2019年實施的「十二年國民教育社會課綱」,當中的「人權及公民教育中程計畫」,2020年正式採用轉型正義教育。為了鑑往知來,中國人爭民主血淚應該讓國內學生認識,筆者建議,教育部應提高層次,將「人權及公民教育中程計畫」納入亞洲人權議題,不再侷限國內議題,包括中國民運、緬甸民主運動等重大事件,因為認識各國的國家暴力本質、與民運歷程,讓學生知道亞洲過去發生甚麼事,也該成為台灣歷史教育的重要環節。   (照片取自王丹網站臉書)

世界已認放任中國是養虎為患 吾爾開希籲:我們更要捍衛民主自由

世界已認放任中國是養虎為患 吾爾開希籲:我們更要捍衛民主自由

今年香港維園恐無法舉辦紀念六四活動晚會,吾爾開希發起推特、臉書換上一張燭光照片,以不同方式紀念六四。 (直觀點27日報導)六四天門事件週年將屆,往年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總有大規模民眾聚集紀念六四無辜死難民眾,因港版國安法實施,中共強化對港管控,及疫情因素等影響,恐無法如往年照常舉辦。對此,前天安門學運領袖吾爾開希指出,香港維園每一年的紀念燭光讓全世界看到我們對那個信念與希望的堅持,也許今年這維園燭光很難再現,但我們可以在自己的家中,在窗台,點一隻蠟燭,而他與當年天安門廣場上的夥伴,原中央工藝美術學院學生,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物資處長顏柯夫一起,設計了這個圖案,謹此呼籲朋友們,將你的臉書、推特封面換上這一張,直到六四那一天,來呼籲那個精神—不放棄責任、不放棄努力、不放棄希望! 六四天安門事件即將屆滿32年,吾爾開希強調,32年前,我們在北京校園,在街頭,在天安門廣場遊行、靜坐、絕食,向中共當局呼籲對話,呼喚中國的民主。倘若當時的中共有任何善意的回應,對話出現,中國政治社會現代化的腳步啟動,相信32年時間,這過程一定會有蹣跚,也會有偶爾的蹉跎,但那時如果沒有六四屠殺,32年來的中國也不會有對訪民的無情迫害、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維權律師與公民團體會成為中國出現公民社會的重要催生者;新聞自由會日益壯大,而在這自由的媒體的監督之下,中國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應不會出現如此令人乍舌的腐敗,也不會形成今日所看到的體制性的巧取豪奪;法治會漸趨完善;私有產權與市場經濟會更順利到來並與國際接軌;而所有共產黨宣稱的發展紅利即土地、人口也都還在;國企轉型一定會更公平。 他也提到,當年中共若無開槍鎮壓,香港回歸之後會更加貫徹港人治港的原則,今天的香港應該早已成為比內地先進得多的成熟民主社會;即使那棘手的民族問題在法治精神之下更能建構以平等為原則的新型民族關係而的到緩解。   吾爾開希認為中共的大內宣或大外宣都是謊言。他指稱,共產黨宣揚,如果沒有共產黨,就不會有今天中國的發展,實際上,中國的發展所遇到的問題,都是原本共產黨所種下的禍根;民主與開放的社會,一定比起共產黨面對巨大壓力心不甘情不願的慢慢鬆綁要更能提供有效的政策與方法。而在自由民主的中國,人民不僅更有尊嚴,也會有巨大的智慧與能量,給中國帶來更了不起的崛起機會。 「但那個中國,並沒有出現。」他接著表示,歷史本有多種可能的足跡,那一條更好,一直是歷史學家、政治學家可以一直辯論的學術議題,但有一個共識不難達成—「32年前的鎮壓,使中國走上了一條最壞的路線」。 吾爾開希也談到,八九學運以及那之前之後所有的抗爭運動,都秉承著同一個精神,即使在最壞的時候,我們都不放棄自己的責任,不放棄努力,不放棄希望!今天,我們仍然應該堅持那個精神!當全世界都已意識到共產黨已日漸成為全人類所堅持的普世價值的威脅,並意識到幾十年來對這個中共國的放任與妥協是一個巨大錯誤,姑息養奸導致養虎為患,今天的世界已經堅定地決定捍衛這份自由時,我們更應該堅持這一精神!   (照片取自吾爾開希臉書)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