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公民權

民選改官派 限制年輕人施展政治長才

民選改官派 限制年輕人施展政治長才

鄉鎮市民選首長若改官派,會出現何種問題,文章分析出,恐對年輕人參政不利,也無法反映地方民意。 文/陳珍妮(屏東退休教師) 筆者是教育界退休人士,聽聞政府有意將鄉鎮市長一律改為官派,有一些建議與看法。教育界經驗告訴我,地方民選首長,比較可以站在第一線角度,去向中央反映基層的需求,由於民選首長有連任壓力,會願意了解基層老師的需求,對於教育的解決層面比較著重,若是偏鄉地區的教育問題特別多,若是基層上來的民選首長,或許對於教職人員、或孩童所需更有同理心。 官派等同中央派公務員治理地方,一般來說,公務員沒有任期限制,也對處理業務較為鬆散,很難也有同理心去處理基層關心的問題,或者有同理心,但因脫離基層,不見得能處理到位,這是最大的盲點,如果假如真要官派,勢必得要克服這些人為上的問題。 官派浪費人力資源 地方民選首長能夠彰顯地方自治自不待言,若能持續維持民選,尤其是對政法相關系所一些有志從政的莘莘學子,出路才不會被限縮,或被國家考試給綁架,或者不務正業反而浪費人力資源。簡言之,地方政治公職能給有志公共事務的新秀,實現政治抱負。 以培養新進的角度看,培育一位政治系、乃至政治相關研究所的專業人才,時間比理工科學生還要更長,特別是研究所階段,寫論文很難兩年內寫得完就順利畢業,在台灣,通常花個三、四年都是常態,一旦學生畢業,國家卻扼殺他們的出路,等於讓有政治理念的年輕人,喪失環境及舞台,這也顯得不公平。 民主由年輕人扛何妨 民主政治的時代,尤其是只能屬於一個人擔任的政治職位,也不可能一直由同一個人壟斷政治資源,而政治最重要的工作,通常是讓後起之秀接觸公共事務,傳承民主香火,地方若能持續民選,也代表著世代交替維持不輟,讓新血源源不絕,對民主生活更具有重要意義。 如果廢除地方選舉,如何保障年輕人參政的基本權利?最近朝野政黨都有意修改憲法,讓公民權利可以下修到18歲的年紀,讓年輕人的切身訴求進入政治場域,但是如果一面宣稱要給年輕人參政權,另一面又說要改成官派,反反覆覆好似給人感覺是公民權利下修是玩假球一般。 台灣少子女化問題嚴重,更凸顯民選首長存在的重要性,若考量到這些孩子長大成人後的台灣,如同當前的國家治理需求一樣,未來也需要專業政治人才,來實施領導統御,若地方維持民選制度,除了能夠讓區域治理更為清晰,而不致模糊,更重要的是,也才能讓未來的人民當家作主,維繫台灣作為一個主體象徵。 鄉鎮整併更值得推動 未來地方選舉若消失,因官派依法聽從上級命令,地方政府只怕無力反抗外部勢力在地方為所欲為。以藻礁議題為例,若由沒有民意基礎的官派代表處理,能反映地方民意嗎?雖有公投機制,但政府也能動員反制,因此若發生國土環境遭破壞之虞,沒有地方民意機關對居民利益的捍衛,恐怕是官派治理的最大缺失。 與其廢除地方選舉,筆者更覺得現階段的地方行政層級預算資源不夠集中、過於分散各鄉鎮,社會各界若能實質討論整併鄉鎮的議題,以更宏觀的思維對地方有所通盤考量,透過國土規劃模式治理地方,朝向整併行政單位或許更能提升行政效率,而不會各自為政、資源分散。   (圖片為內政部大樓,選取自維基百科)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