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內政部

跟蹤騷擾視同犯罪 法院將實施預防性羈押

跟蹤騷擾視同犯罪 法院將實施預防性羈押

跟蹤騷擾將被視為犯罪,蘇貞昌今拍板通過相關草案,期望對婦女安全更形保障。 (直觀點22日報導)在外界矚目下,行政院長蘇貞昌今於行政院會通過「跟蹤騷擾防制法」草案,預計將於近日提請國會審議,蘇貞昌表示,社會各界期待要加速立法防制,這個法案也參考婦團跟立委的相關意見,以及外國的法律規範。對於跟蹤騷擾行為入罪化、犯罪態樣明確化,這樣能夠開啟整個綜整的效應。 閣揆蘇貞昌指出,跟蹤騷擾行為是一種嚴重的性別暴力。根據聯合國統計,婦女人身安全三大威脅,是性侵害、家庭暴力及跟蹤騷擾。根據統計,「被害人為女性、加害人為男性」的跟蹤騷擾行為案件比例約占整體案件的八成,具有發生率高、危險性高、恐懼性高與傷害性高的犯罪特色。 日前屏東發生不幸命案,與跟騷有關。據指出,這部法將課予檢察官、警察相關的責任,給被害人能有聲請保護令的權利,警察可以發告誡書,檢察官可以聲請預防性羈押。蘇貞昌強調,在這幾個面向,如果能夠通過,相信對於困擾社會已久,對當事人影響重大,「尤其是婦女同胞的保護會更為周到」。 據指出,蘇貞昌在徵詢內政部與法務部的意見後,當場裁示第23條修正為自公布後六個月施行,這施行期間必須對警察同仁做相關教育訓練、執法的擬訂等事宜。檢察官部分請法務部蔡部長、警察的部分,請內政部徐部長,在周全準備下,儘速施行。 內政部表示,本次院會通過的跟蹤騷擾防制法草案能即時保護婦女安全,有效防制性別暴力,包括參採世界各先進國家立法模式,將該類行為視為犯罪,警察獲報後,可即時展開刑案偵查,發動拘捕、搜索、移送、建請聲押等刑事強制處分,以預防再犯防止危害;並兼採法院核發保護令狀制度,周延被害人保護,藉由完善立法,補足性別暴力防制的最後一塊拼圖。相關重點如下: 一、明定跟蹤騷擾,是對特定被害人反覆或持續為違反其意願,且與性或性別有關之8大類行為,如監視、跟蹤、盯哨、守候、威脅、辱罵、歧視、用電子通訊設備干擾、要求約會等,使心生畏怖,足以影響日常生活或社會活動(草案第3條)。 二、為保護被害人安全,警察公權力將即時介入處理,以書面告誡犯罪嫌疑人(草案第4條);如經告誡後再犯者,法院得核發保護令(草案第5條);法院認為行為人有反覆實行之疑慮者,得預防性羈押(草案第21條)。 三、跟蹤騷擾行為就是犯罪(告訴乃論),得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併科新臺幣30萬元以下罰金,如有攜帶凶器,加重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併科新臺幣50萬元以下罰金;違反保護令者,得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併科新臺幣30萬元以下罰金(草案第18條及第19條)。   (照片由行政院提供)

用重典淪警察國家? 制裁色狼、人權保護成政府立「跟騷法」兩難

用重典淪警察國家? 制裁色狼、人權保護成政府立「跟騷法」兩難

屏東發生女子遭殺害,引民意呼聲要求立跟騷法,然最大問題在於法律定義要如何明確化,但政府有責任保護人民免於受跟騷的恐懼。 (直觀點13日報導)屏東發生慘絕人寰的擄人凶殺案,疑似起因於男方追求已婚人妻不成,製造假車禍痛下殺機,29歲年輕女生的人生才開始綻放就此突然殞落,天人同悲,也對加害人的兇殘感到憤怒,社會更有呼聲希望司法能高舉正義之旗,處以極刑。 如何讓追求不成反釀殺機的類似案件,盡可能遏制不再有下一個被害人,透過法制面強化,是凶殺案在社會引起的強烈回響,有相關經驗的民眾,也訴求在於如何防患於未然,家屬更希望「跟蹤騷擾防治法」趕快完成立法程序,還給這位女孩一個公道。 然而法案最主要爭議,在於如何讓跟蹤定義更清楚,以符合法律明確性原則,否則,如同立委周春米所言,若是因愛戀追求衍生的跟蹤騷擾外,鄰里檢舉、債務糾紛、媒體跟拍和網路酸民,若都要落入跟蹤騷擾的範疇,恐怕非警察執行勤務所能負擔,也會衍生警察「查水表」的惡名,這也需要更多社會的討論。 悲劇已發生,民代也呼籲政府重視人身安全,屏東立委莊瑞雄要求相關單位加速推動專法通過,並同時梳理現行已有的法令,完善相關機制、提高嚇阻,立委范雲版本的「跟蹤騷擾防制法草案」已通過一讀。根據其草案,被害人可依照第8條,於最近一次受到跟蹤騷擾的六個月內,向法院聲請防制令(保護令)。 法院審理後,如果認定嫌犯有跟蹤騷擾事實且有必要者,將可依照第9條核發數款防制令(保護令),包含: 禁止嫌犯再對被害人跟蹤騷擾 要求嫌犯遠離被害人經常出入、活動的特定場所「特定距離」,包含住居所、工作場所等。 禁止嫌犯以任何方式蒐集、紀錄或持有被害人之非公開資訊。 違反防制令者,將會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下之罰金。未來以加重懲罰來警告防範,可能將是政府下一個施政重點項目。 行政院預計本月16日召開內政部提出的糾纏犯罪防治法草案首次審查會,內政部長徐國勇指出,會盡速在本會期送到立法院審查。據了解,如何定義跟騷這種犯罪行為、如何訂出排除範圍、甚至後續也可能影響禁制令申請,避免各類樣態都納入,導致警力難以負擔,是目前討論出共識的困難點。 這位屏東女孩的無辜犧牲,能否喚醒社會大眾對於完善法律的更多討論,值得關注。據統計,台灣平均每年有七千六百多件類似跟蹤騷擾案件,這些已登錄在案,若納入未入案的黑數,個案數恐怕只有更高。 日本經驗告訴我們,恐怖的暴力行為,將近有八成在前期都有跟蹤、騷擾情形,跟騷可說是暴力前兆。人民免除遭跟騷壓力和恐懼,不只政府有責任足夠的示警,社會大眾也要有同理心,尤其男性更需要「換位思考」,尤其若能從小教導兩性正常交往,強化法律教育,也是一種方向。 用法律實現公平正義屬當然,但政府非萬能,若法律實踐違反人權也符合正義?台灣已是民主國家,若法律擴大授權警察變成「大人」,趨向警察國家恐也衍生其他人權問題,但希望不再有下一個受害者,防患未然或可說當前民意呼聲。   (照片來源 / 攝影師:Anete Lusina,連結:Pexels)

民選改官派 限制年輕人施展政治長才

民選改官派 限制年輕人施展政治長才

鄉鎮市民選首長若改官派,會出現何種問題,文章分析出,恐對年輕人參政不利,也無法反映地方民意。 文/陳珍妮(屏東退休教師) 筆者是教育界退休人士,聽聞政府有意將鄉鎮市長一律改為官派,有一些建議與看法。教育界經驗告訴我,地方民選首長,比較可以站在第一線角度,去向中央反映基層的需求,由於民選首長有連任壓力,會願意了解基層老師的需求,對於教育的解決層面比較著重,若是偏鄉地區的教育問題特別多,若是基層上來的民選首長,或許對於教職人員、或孩童所需更有同理心。 官派等同中央派公務員治理地方,一般來說,公務員沒有任期限制,也對處理業務較為鬆散,很難也有同理心去處理基層關心的問題,或者有同理心,但因脫離基層,不見得能處理到位,這是最大的盲點,如果假如真要官派,勢必得要克服這些人為上的問題。 官派浪費人力資源 地方民選首長能夠彰顯地方自治自不待言,若能持續維持民選,尤其是對政法相關系所一些有志從政的莘莘學子,出路才不會被限縮,或被國家考試給綁架,或者不務正業反而浪費人力資源。簡言之,地方政治公職能給有志公共事務的新秀,實現政治抱負。 以培養新進的角度看,培育一位政治系、乃至政治相關研究所的專業人才,時間比理工科學生還要更長,特別是研究所階段,寫論文很難兩年內寫得完就順利畢業,在台灣,通常花個三、四年都是常態,一旦學生畢業,國家卻扼殺他們的出路,等於讓有政治理念的年輕人,喪失環境及舞台,這也顯得不公平。 民主由年輕人扛何妨 民主政治的時代,尤其是只能屬於一個人擔任的政治職位,也不可能一直由同一個人壟斷政治資源,而政治最重要的工作,通常是讓後起之秀接觸公共事務,傳承民主香火,地方若能持續民選,也代表著世代交替維持不輟,讓新血源源不絕,對民主生活更具有重要意義。 如果廢除地方選舉,如何保障年輕人參政的基本權利?最近朝野政黨都有意修改憲法,讓公民權利可以下修到18歲的年紀,讓年輕人的切身訴求進入政治場域,但是如果一面宣稱要給年輕人參政權,另一面又說要改成官派,反反覆覆好似給人感覺是公民權利下修是玩假球一般。 台灣少子女化問題嚴重,更凸顯民選首長存在的重要性,若考量到這些孩子長大成人後的台灣,如同當前的國家治理需求一樣,未來也需要專業政治人才,來實施領導統御,若地方維持民選制度,除了能夠讓區域治理更為清晰,而不致模糊,更重要的是,也才能讓未來的人民當家作主,維繫台灣作為一個主體象徵。 鄉鎮整併更值得推動 未來地方選舉若消失,因官派依法聽從上級命令,地方政府只怕無力反抗外部勢力在地方為所欲為。以藻礁議題為例,若由沒有民意基礎的官派代表處理,能反映地方民意嗎?雖有公投機制,但政府也能動員反制,因此若發生國土環境遭破壞之虞,沒有地方民意機關對居民利益的捍衛,恐怕是官派治理的最大缺失。 與其廢除地方選舉,筆者更覺得現階段的地方行政層級預算資源不夠集中、過於分散各鄉鎮,社會各界若能實質討論整併鄉鎮的議題,以更宏觀的思維對地方有所通盤考量,透過國土規劃模式治理地方,朝向整併行政單位或許更能提升行政效率,而不會各自為政、資源分散。   (圖片為內政部大樓,選取自維基百科)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