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促轉會

陳文成命案40週年 促轉會揭進度:持續釐清威權體制責任

陳文成命案40週年 促轉會揭進度:持續釐清威權體制責任

一位年輕旅美學者40年前命喪台大校園,迄今未破案,促轉會指出,將持續進行調查,告慰陳文成在天之靈。 (直觀點1日報導)今年,是旅美學人陳文成博士逝世第40年,過去,陳文成案已經歷多次官方調查,其結論始終無法回應家屬與外界質疑。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首度於去年公布報告,指出陳文成他殺可能性高於自殺或意外,這也是政府首次承認國家涉嫌。今年,促轉會再度發布聲明,稱未來相關研究與調查仍將持續進行,還原體制面貌。 上個月,台灣大學通過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三一矮牆」的說明文字:「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而廣場上設置的黑色立方體建築物,則象徵「歷史真相未明」,設計上模擬偵訊室,意指「裡面做什麼,外面看不見」。 去年調查報告做成,並不意味著工作結束。促轉會稱,除了探究死因與責任歸屬之外,也持續釐清是什麼樣的監控體制,讓陳文成與那個年代無數的海外國人被噤聲、被阻絕於國門之外。促轉會指出,他們發現外交部仍有數百案與海外黑名單相關檔案,已建議檔案局審選為政治檔案。所謂「黑名單」體制圖像是由國安局、國民黨主導,搭配調查局、外交、僑務、警總、警政系統共同建構,不論是情治或外交單位,都會利用留學生來蒐集「反政府」人士的言行動態,相關人員更領有津貼。 選在陳文成遇難40周年的今天,促轉會再發布新調查進度,並宣稱相關調查工作仍在進行,包含報告公佈後,隨即函請最高檢察署及法務部,請其參酌促轉會之調查報告,就其中提出未來可調查方向,建議重啟調查,尋求破案契機。促轉會認為,陳文成案調查報告的完成並不是國家真相追求的終點,而是一個新的起點。除了個案之外,體制如何運作、責任如何釐清等轉型正義工程須持續推進,方能告慰陳文成博士在天之靈,並成為歷史反省的契機。 促轉會去年首度發布陳文成案調查報告,調查發現,陳文成陳屍處並非第一現場,且死於他殺之可能性顯高於自殺或意外死亡,也發現警總之後介入偵辦,且威權統治當局阻礙家屬對陳文成案真相的追查與揭露。 報告結論指出,威權統治當局為維護政權,除去對其不利之影響,先是以政治偵防之目的監控、約談陳文成,於陳文成死後再以政治偵防之手段阻礙家屬對真相之追求以及操縱輿論方向,係將真相的發現與揭露置於政權鞏固之下。佐以當年總統蔣經國將警總總司令拔擢為國安局長、執掌情治系統樞紐,更加確認了政權維穩高於真相發現之邏輯,調查結論直指,警總對於陳文成之死亡涉有嫌疑。   (照片取自促轉會臉書)

【專題報導】威權時期線民仍隱匿 促轉會只能溝通

【專題報導】威權時期線民仍隱匿 促轉會只能溝通

國家情治機關監控系統,迄今其圖像仍不完全,范雲呼籲公開線民資訊外,促轉會也提到除溝通也將研議修法。 (直觀點11日報導)威權時代常見情治人員監控政治異議分子,民進黨立委范雲認為,情治人員線民仍隱身在白色方塊後,呼籲情治機關全面公開檔案。促轉會也說,此類資訊的揭露為還原歷史真相、釐清責任歸屬的重要基礎,但在與各機關協調過程中,仍有部分機關持反對意見,促轉會除積極溝通協調外,後續亦將研議推動修法。 促轉會日前公布「校園安定系統之佈建運用情形」線民清冊,或者更早曝光的林義雄宅血案、陳文成案政治檔案,都仍用一個個白色方塊遮蔽情治人員、線民的姓名,或直接移除。線民名冊也經過去識別化處理,移除校名、年代等資訊。 范雲:調查局反對公開線民 范雲指出,據一年多來持續質詢追蹤,主要都是因長年綜理情報工作的國安局、當年負責在社會全面佈建線民的調查局,反對情治人員與線民身分曝光。他們主張,國家安全情報來源管道,依照國家機密保護法、國家情報工作法,應該保密、不得洩漏交付,所以援引政治檔案條例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規定,要求限制檔案應用,將相關身分遮蔽處理。 針對外界呼籲全面公開檔案揭露人名,促轉會則表示,討論加害者與究責議題上,體制圖像、加害行為、辨識個人與責任討論須加以區分,不偏廢任一面向。促轉會針對新近出土的監控檔案審慎執行調查研究,未來也將持續揭露成果並與社會討論,如何面對這段困難歷史。「至個人責任釐清與處置,亦須置放在對威權統治整體架構了解下進行。」 調查局有反對意見,促轉會指出,促轉會歷來執行業務過程使用的是已解密檔案,也主張應依政治檔案條例執行,但調查局仍多次主張存在法規競合問題,提出檔案揭露不應違反情報人員工作法和國家機密保護法之規定,建議此類檔案限制開放應用。如今作法引發政治受難者、學者、立委與民間團體批評,認為可能重蹈「沒有加害者,只有被害者」之困境,對線民與情治人員資訊之揭露之限制,更影響轉型正義推動。 促轉會:建議檔案主管機關回應民意 促轉會強調,過去除就此多次與相關機關協調外,同時就政治檔案開放應用議題,諮詢學者專家與被監控當事人意見,另舉辦公民審議會議進行社會討論,提高民主參與,委託計畫已於近日完成。促轉會將儘速綜整向檔案主管機關提出,建議相關業務之執行應落實政治檔案條例規定,也回應社會期待。 范雲也說,政治檔案條例第11條也明定:「政治檔案中所載公務員、證人、檢舉人及消息來源之姓名、化名、代號及職稱,應提供閱覽、抄錄或複製。」相關情治機關的作法,明顯規避政治檔案條例要求揭露的要求。她強調依照新法優於舊法、特別法優於普通法等法規適用原則,都不應用舊有的法律來限縮政治檔案條例的實施,阻礙轉型正義的推動。 范雲:公開加害者才能完成人事處置 范雲也援引德國、捷克、波蘭,相關法律至少允許被監控當事人閱覽自身檔案,甚至也包含監控自己的線民真實身分。德國並保障當事人隱私權,可對他人閱覽自身被監控檔案握有一定的同意權,法律也應賦予檔案中的受害者、加害者甚至第三人,在檔案註記說明、澄清的「附卷權」,說明自己為何會出現在檔案中,供公眾檢視並留有歷史評價空間。范雲說明,當加害者的身分公諸於世,民主國家才能完成威權後的人事清查處置。 此外,有國家如捷克採取強硬措施,禁止加害者在一定年限內擔任重要政府公職。也有國家如波蘭採取溫和措施,課予候選人揭露義務,讓選民用投票做選擇,加害者只有在違反揭露義務時會被免職。范雲認為,尤其擔任民選官員或重要政府公職的人,更有義務要揭露當年與威權政府、情治機關的合作關係,這勢必會成為下一階段轉型正義修法的重要課題。 情治機關是國民黨用來監視台灣人 根據沃草公民學院網站所指稱,在威權統治時期,情治機關究竟如何控制臺灣社會?威權統治時期中國國民黨政府透過層層疊疊的情治機關運作來監視人民。這些情治機關主要以「佈建民間線民舉報情資」,「電話監聽與郵件檢查」,「建立黑名單掌控異議份子」,「各公家機關內設置保防人員」等方式來監視與控制社會。 在國家安全局的統一指揮下,包括警總、保密局、調查局、中國國民黨各工作會與特種黨部等情治單位,全面監控島內人民、海外僑胞與留學生,民眾的日常生活被黨國體制佈下的天羅地網多重監視與掌控,情治單位也得以隨時發動逮捕與偵訊,透過審判與處刑剷除其認為對其統治者有所危害的人民。 沃草指出,在這樣的社會,人們為了自我保護,相互懷疑、猜忌、缺乏互信,並且保持沉默,不少人家中長輩常常叮嚀小孩「有耳無嘴」、「不要碰政治」。強烈的恐懼感與挫折感,造成社會大眾在精神層面受創、導致集體心靈的創傷,社會大眾普遍對於公共事務缺乏關心,這可以說是黨國體制對臺灣社會所造成的巨大且深遠的傷害。   (照片取自法務部調查局臉書)

大學同學可能是國民黨線民 范雲驚呼:轉型正義需堅定完成

大學同學可能是國民黨線民 范雲驚呼:轉型正義需堅定完成

促轉會發表校園安定系統佈建運用情況,前學運領袖范雲指稱,連大學同學可能都是抓靶子,台大更有規模最大的線民佈建。 (直觀點5日報導)促轉會舉辦「探求歷史真相與責任的開始:壓迫體制及其圖像」研討會,發表近年促轉會的研究調查成果。據民進黨立委范雲臉書表示,在昨下午的會議手冊,附了一份「校園安定系統之佈建運用情形」名冊,所謂佈建運用,也就是俗稱的線民、細胞。她稱,從研究成果披露的國民黨線民至今還沒除垢,甚至連同學都是細胞令人悚然,也會繼續追蹤轉型正義進度。 范雲指出,從文件的關鍵字來看,這些線民,應是在校園學生運動風起雲湧的1980年代到野百合學運前後,分散在校園各處,密切監控校園師生動態。其中,這份公開名冊中裡面包含: 某一年份的校園佈建工作檢討報告 線民工作情形的檢討評價 線民支領津貼多寡的調整 范雲繼續指出,從「1. 某一年份的校園佈建工作檢討報告」來看:那一年國民黨政府在校園中有「一般佈建3450人」、「重點佈建685人」、「支津佈建142人」。換言之,可能同時超過四千人。包含支薪未支薪、一般佈建、重點佈建的各種情況,整份名冊列了近兩千筆資料,雖然少部分重疊,且遠遠還不是全部,但整體圖像仍十分驚人。 她提到,這份名冊已經匿名並去識別化處理,並沒有直接標注校名。但從其中提及的系名、學生組織初步看來,看得出遍佈全台北中南各校。而且台大校園(從單位與系所名稱看出)有著最嚴密完整、規模最大的佈建!大學學生自治組織、異議性社團,受到監控就不用說了。 范雲更指,各院系、宗教聚會、學生宿舍、校園附設精神科門診,甚至連國民黨自己的校園黨部組織都被嚴密布建!校園行政人員,上至一級主管、人事主管,院系主管、活動中心、課外活動等行政人員。甚至舍監、工友,連校園的花匠、教師休息室工友,都被佈建負責監聽、掌握校園動態。初步瀏覽,就不時可以指認出過往的同學,可能就是細胞,令人毛骨悚然! 范雲強調,當年的大學也相當可恥,完全就是行政系統佈滿情治機關的協力者。看到這份初次公開曝光的匿名清冊,更讓人覺得轉型正義必須堅定、盡速完成。許多當年的細胞,現在可能仍在政治、學術等各種公共領域舞台上活躍。台灣的反省、除垢、人事清查處置,遠遠還沒啟動。「我一定會持續追蹤相關進度,讓台灣儘速完成轉型正義工作」。   (照片取自范雲臉書)

國防部不拆軍營兩蔣銅像 促轉會盼積極協商處理

國防部不拆軍營兩蔣銅像 促轉會盼積極協商處理

國防部認為軍營兩蔣塑像非威權象徵,引促轉會反駁,指出兩蔣鞏固威權統治,國防部不宜視而不見。 (直觀點22日報導)國防部認定轄下之軍事營區兩蔣塑像非位於公共空間,不適用促轉條例規範為威權象徵。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今發出聲明稿回應指,審諸促轉條例規定及相關立法說明,軍隊營區營舍屬於「機關」及「公共建築」,應無疑義,雖與國防部開會多次,但國防部處理進度未臻理想。 促轉會去年十月公布移除緬懷威權統治者之象徵統計,國防部所屬空間「零進度」,民進黨立委提案認為國防部不尊重法治,凍結預算案「國內旅費」廿萬元,要求國防部說明。國防部因此提出說明反對拆除。國防部認為,其轄管的兩蔣塑像均於各營區範圍內,並非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第五條提及「出現於公共建築或場所」的紀念物。 不過,促轉會則指出,歷年關於兩蔣如何鞏固威權統治的研究,不論民間或官方均有詳實的研究及論述可參,國防部不宜視而不見。例如,蔣介石總統於威權時期透過動員戡亂與戒嚴體制擴大總統權力,集黨、政、軍權力於一身。以促轉會轉型正義資料庫統計為例,蔣中正總統參與介入審理之軍事審判案件,經調查高達3,472件,其中不乏直接批示意見的案例,足見其威權統治的性格。 促轉會也指,蔣經國自1950年代即跟隨其父參與臺灣威權體制之建立,並擔負整合、指導特務組織的角色,無論是早期的「政治行動委員會」、「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乃至於動員戡亂體制下的「國防會議」,蔣經國皆於其中擔任要職。就任總統後,侵犯人權的政治案件不斷,以林義雄宅血案、陳文成案等為例,受害者於遇難前皆受到其主政下之情治機關嚴密監控,威權統治當局涉案的嫌疑至今仍未排除。 促轉會認為,威權統治當局為鞏固其統治正當性,將兩蔣塑造為民族偉人,致使現今公共空間或建築,仍存有紀念或傳播兩蔣威權統治之物件、符號、標誌或名稱,因此,在轉型正義的進程當中,處置威權象徵實為無可迴避之問題。就相關威權象徵如何處置一事,促轉會向來提倡「多元處置原則」,即「依法應予處置,但手段多元開放」,並秉持此原則,於108年4月22日及109年3月4日召開之跨部會研商會議,即與國防部針對轄下公共空間威權象徵達成多元處置共識,惜國防部處置進度仍未臻理想。 報載國防部有意願以多元方式推動處置公共空間威權象徵,促轉會樂觀其成,後續將積極與國防部展開進一步協商,或透過其他部會協調機制進行,期盼能協助國防部依法行政,在現有的共識基礎上,完成公共空間威權象徵處置事宜,落實轉型正義之國家政策目標。   (照片取自促轉會臉書)

柯P又耍花招 慘遭批無心市政

柯P又耍花招 慘遭批無心市政

柯文哲拋出街道正名議題,引發反響,外界更批他只為選舉,無心市政。 (直觀點22日報導)台北市長柯文哲花招百出,近日拋出街道正名「去中國化」,遭質疑是為2022選舉搶綠選票。柯一向深具創意,當上個創意不被買單,眼看聲量下滑,不利選舉,柯可能又想藉由帶網路風向,喚起討論。不過這次是拋政治含量高的議題,且握有市政機器的柯,難道已有具體規劃?據柯說,還在倡議階段。黨政人士就批,他有主導權,過去卻不致力推動,現在只搏聲量,對街道正名根本毫無幫助。 向深綠靠攏? 柯市府團隊人事爭鬥不斷,被視為柯接班人的副手黃珊珊,近日被形容為「實習市長」,與另位可能代表民眾黨角逐台中市長的蔡炳坤槓上,互為爭奪市政資源,但因黃珊珊是柯愛將,更讓蔡吃味,心灰意冷向柯請辭副市長。 柯團隊人事鬥爭並非新聞,從民眾黨成立拿到五席立委以來,各種紛擾傳聞不斷,諸如蔡壁如國王人馬,與非國王人馬互鬥、賴香伶與柯文哲關係緊張、民眾黨政策府會不同調鬧笑話,都讓外界對民眾黨印象停留在「內鬥內行」,絲毫沒有進步。 街道正名理論上單純,但因沾染複雜統獨意識,速度緩慢。許多街道目前還充斥威權象徵像中正路等,促轉會統計全國威權象徵數量中,以「中正」等命名街路,台南市38條居冠,其他5都,台北市有2條、新北市18條、桃園市26條、高雄市26條、台中市12條。 像民進黨長期執政的台南市,威權象徵的路名密度之高令人咋舌,甚至許多路名連結許多台灣人根本不知道在哪的中國城市,像高雄市的熱河路等,這種中國地名的街道,是威權統治的具體遺緒,也的確需要被破除。 柯推正名,選民不買單? 道路正名也是獨派的主力訴求,蔡政府2016年執政後,獨派也曾疾呼中國色彩的街道名稱急需改正,但非蔡總統施政目標選項,讓許多獨派大失所望。柯文哲此時拋出街道去中,已嫌稍晚,若他在剛就任市長推動,或能獲得綠營選民力挺,但時機已過。 據了解,台北市街道若要改名稱,需要該區五分之一的建築物所有權人提案、超過四分之三以上的建築物所有權人同意,才能報請市政府提市政會議,再送市議會,法令程序繁複,且位居選民結構藍大於綠的北市,通過難度可說相當高。 這次柯文哲推動街道正名,毫無意義可能虛晃一招?黨政人士就批,他的「兩岸一家親」,早已讓他離綠選民越來越遠,這次拋正名議題,更證實他已無心市政,一心想著選舉,對綠選民示好而已,但選民已不買單。   (照片取自柯文哲臉書)

轉型正義不拖泥帶水 促轉會也能漂亮謝幕

轉型正義不拖泥帶水 促轉會也能漂亮謝幕

促轉會將報請行政院延任一年,該機關最遭人詬病的是,並無規劃行政機關銜接業務計畫,未來蘇揆應促使促轉會積極規劃機關銜接,勿讓促傳會成萬年機關。 (直觀點12日報導)在民團抗議中,促轉會今宣布將報請行政院長再度延任一年,後續核心業務將放在「壓迫體制清理與究責」,結果待行政院長核定,等於將球丟回給蘇貞昌。分析過去蘇揆相關發言,促轉會將可能極高機率獲得一年延任。可惜的是,促轉會何時才能漂亮下台一鞠躬? 促轉會是否於今年吹熄燈號,恐非易事。3月底,蘇揆已清楚表態,指出唯有一個專責機構處理轉型正義相關事務,才能讓工作更充實、合理及有效率。面對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的不斷指責,蘇揆也呼籲,希望社會各界能共同體認此工作的重要,集思廣益並支持促轉會的努力。 這番說法,等於是蘇貞昌已先打預防針,同意促轉會延任,只待法定程序走完。果不其然,不到一個月後,促轉會向外界宣告,將報請行政院長核定延任一年,雙方看似默契十足。民團真促會也發聲明批,促轉會運作三年以來,僅是不斷舉行所謂專家會議、收集意見,未曾真正邀請政府機關各部會,著手銜接方案,「反對促轉會以脫法方式,將階段性機關變相一延再延的做法。」 ​民團接著說,促轉會應致力於規劃未來政府機關的銜接方案,而非一再強調自己的重要性,違背原本階段性機關的法制規範。不過話雖如此,政府心意似已決,打算略過獨立機關的法規範,延期促轉會。 球回蘇貞昌身上,民團轉而要求蘇院長明確說明是否同意延任的理由,負起政治責任,並在期限內督促促轉會完成工作。但蘇上任即將屆滿兩年三個月,促轉會進展卻始終牛步化,並未規劃行政機關銜接方案,等於放任促轉會空轉。 蘇貞昌曾說,盼社會體認促轉工作重要,但蘇上任後,並無向社會清楚溝通促轉重要性,延任促轉會勢在必行,未來怎讓促轉會順利謝幕,蘇必須展現高度政治智慧。現階段,促轉會仍須加大力道,向社會說明工作成果以及銜接計畫,行政院也務必要求促轉會積極工作,讓促轉會實踐「追求正義」機關外,也能完美轉身。相信落幕後的促轉會,能留下珍貴歷史記憶,也讓轉型正義更紮根台灣。   (照片由促轉會提供)

民團不滿促轉會無具體作為還延任 要求檢討勿官腔

民團不滿促轉會無具體作為還延任 要求檢討勿官腔

促轉會遭民團批沒做事,政院發言人則說將賦予促轉會更多任務,民團不滿政府聽者藐藐。 (直觀點18日報導)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呼籲不該延任促轉會,不過民進黨政府傾向延長促轉會工作。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更指出,未來應可進一步評估,賦予促轉會更多落實執行轉型正義的使命與任務,被外界視為促轉會延任明確信號,針對羅的發言,民間團體也話要說,認為民進黨政府對於促轉會不聞不問,也誠盼政府痛定思痛,檢討過去推動轉型正義的問題,切勿再不經思考地打官腔。 據報載,行政院政務委員兼發言人羅秉成在回應記者時指出:「促轉會運作與其他獨立行政機關並無二致」、「台灣遲至近年才開啟轉型正義的工程,距促轉條例所定威權統治終期(1992年)已長達20、30年之久,與其他國家相較,轉型正義的任務與工作更為複雜丶更為艱鉅」,「未來應該可進一步評估,賦予促轉會更多落實執行轉型正義使命與任務,也可審酌相關意見妥為評估、研擬,建構促進轉型正義的法制工程」等語。​ ​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指出,第一,可否請羅發言人舉出一個例子說明我國哪一個獨立機關(或稱獨立委員會)在任期屆滿後,可以不經過國會同意權行使程序,逕行由行政院院長予以延任, 並且沒有次數限制?無論是中選會、公平會或通傳會,只要一個就可以。如果沒有的話,羅發言人何以言之鑿鑿,認為「促轉會運作與其他獨立行政機關並無二致」?至於大法官第613號解釋,旨在闡明不可將行政院排除於人事任命權之外,促轉會的延任規定與此有何關係?何以用來證明任務型的促轉會和其他常設型的獨立機關「並無二致」?發言人代表政院發言前,難道不該審慎思考,妥善查證?​ 促進會提到,第二,羅發言人指出「與其他國家相較,(台灣的)轉型正義的任務與工作更為複雜、更為艱鉅」,我們想請教羅發言人比較的基準何在?南非經歷四十六年的種族隔離,遠比台灣的戒嚴還要長,轉型過程中經歷數次炸彈攻擊,造成各方會談停擺,台灣的轉型正義可以說比他們更複雜或更為艱鉅?智利歷經十五年的軍方獨裁後展開民主化,但獨裁者皮諾契將軍繼續擔任陸軍總司令以及終生參議員,最高法院持續駁回追訴加害者的案件,請問台灣比智利更複雜、更艱鉅嗎?哥倫比亞歷經五十年以上的內戰,三百萬人流離失所,二十多萬人喪生,數次和平會談失敗,終於展開真相與和解調查程序,試問台灣可以說比人家更艱辛或複雜嗎?​ 民團質疑,每個國家經歷的傷痛和挑戰都是不一樣的。但是這些國家共同的特徵就是他們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都有任期限制,都不是常設化的機構,更不是可以一延再延的政治禁臠。在發言人說出台灣比別人更複雜時,是否應先了解世界各國如何進行轉型正義?​ 民團也提到,羅發言人說未來還要賦予促轉會更多執行轉型正義的使命與任務,可否請問究竟是哪些任務和使命?擬定相關法案這是促轉會的法定任務,任期內本來就應該完成,但二年任期結束,沒有做到,再延長一年,還是沒有做到。請問促轉會的本務沒有完成前,還要賦予它更多任務?職司督導協調轉型正義業務的羅政務委員,究竟瞭不瞭解促轉會的運作情形?自己是否確實督導?還是包庇縱容?​ 促進會再質問,促轉會作為一個二級行政機關每年預算高達二億以上,所屬員工將近六十人,其中碩博士高達七成,但持續將總結報告的分項內容以委託研究案的方式外包給外部學者和團體進行「研究」、「調查」,最後或許再摘取其內容成為總結報告之一部,請問羅政委知道這種情形嗎?如果連促轉會的法定任務都可以外包,請問促轉會實際的工作究竟是什麼?賦予它更多任務,是不是只是創造了更多委外發包的研究案?促轉會曾經只有三位專任委員出席開會,連半數都不到,羅政委知道嗎?知道後,是否有效督導和協助?​ 民團痛批,過去五年,民間團體不是沒有提醒政府該做的事,不是沒有善意建議,但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政府自有盤算。到了這種時候,民間團體反對促轉會無限期延任,變成是在阻撓轉型正義,政府這樣給人貼標籤,是對的嗎?本會從2007年設立以來,向來以推動轉型正義及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為職志,面對此一難以收拾的局面,實感痛心。誠盼政府痛定思痛,檢討過去推動轉型正義的問題,切勿再不經思考地打官腔。 稍早,行政院發言人羅秉成表示,促進轉型正義的各項政策與任務,在促轉會全體同仁的努力下,已初具成效。更強調在實行兩年多的經驗基礎下,未來應該可以進一步評估,賦予促轉會更多落實執行轉型正義的使命與任務,也可審酌相關意見妥為評估、硏擬,建構促進轉型正義的法制工程,不僅權利回復條例草案要繼續推動立法,就促轉會的組織轉型及核心任務等事項也需加以全盤檢視,如有修法必要,適時妥為準備並研擬草案。   (顯圖取自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臉書)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