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世衛

WHA又拒台與會 立院院長游錫堃嚴正呼籲回歸醫學專業

WHA又拒台與會 立院院長游錫堃嚴正呼籲回歸醫學專業

關於WHA又拒台,游錫堃指出,全球防疫不應有缺口,陳時中則指出,雖有理念相近國發聲,但支持票數仍少。 (直觀點25日報導)世界衛生大會決議邀請台灣與會議題排除正式議程,對此立法院長游錫堃今表示遺憾,WHO第五度違背宗旨,再次漠視了台灣全體人民的健康。他更嚴正呼籲,WHO應脫下政治外衣,回歸醫學專業,更強調WHO成立宗旨是「使世界各地的人們盡可能獲得高水準的健康」(Health for All),全球防疫不應有缺口,互相分享所有資訊及專業才能合作抗疫。 另外,陳時中在今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也被問及對世衛大會排除台灣看法,他指出,我們必須了解WHA並非只有公理正義就可以,還有選舉票數問題,我們認為這是票數分配不供,容易被操作的可能性,「我認為理念相近的國家也盡力發聲,雖然這些國家力量大,票數仍顯不足」。 游錫堃另透露,近期國際社會對台灣參與WHA皆表達強勁的支持,包括友邦國家、日本、瑞典、加拿大、比利時、「七大工業國集團」(G7)等國,都明確力挺台灣有意義參與WHO及WHA。全球國會亦然,法國參議院、丹麥國會及斯洛伐克國會外交委員皆通過友我決議,跨國議會平台「福爾摩沙俱樂部」逾30國,1000餘位國會議員為台灣聯名致函WHO秘書長。   (照片取自游錫堃臉書)

世衛納入台灣,需要國際正義!

世衛納入台灣,需要國際正義!

台灣又被世衛排除參與行列,但要進入世衛的契機,作者提到,在這個體系下,美國作為自由國度的領航者,需要更多行動。 文∕許靖(資深媒體人) 連續五年,世衛大會(WHA)仍拒絕台灣,莫過於中國政府為惡意阻擾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始作俑者。中國基於政治理由,將兩國複雜的政治關係與單純的公衛議題掛勾,無止盡的打壓台灣無法正常與國際社會交往,這件事不該憤怒嗎?是的,台灣人該憤怒,也都憤怒了,但是憤怒過後,殘酷的是,台灣還是國際公衛體系上的孤兒,不只是亞細亞的孤兒,更是寰宇孤兒。 曾最挺台的前美國總統川普任內,退出世衛組織,台灣也無法進入世衛,民主黨的拜登政府執政後,宣稱要讓美國重回世衛,也對台灣發表許多正面言論,但未來能為台灣參與世衛付出多少,存在不少疑問,《華爾街日報》就分析稱,台灣如無法與會,「將是全球衛生的損失,也會讓拜登政府難堪。美國民眾應質疑他們對世衛組織的巨額財務捐助究竟符合哪方的利益」。 重量級的美媒說話了,拜登政府願意聽得進去嗎?台灣人民則希望,拜登政府在台灣加入世衛的問題上,能有更具體的作法,因為台灣優秀的防疫成果,堪稱防疫模範生,絕對有資格加入,台灣若無法參與世衛、與各國分享台灣防疫資訊,是國際社會的損失,美國若深明大義,並非純然在這段時間發發聲音,那對如何解決台灣參與世衛一點用處也沒有。 其實很多國家,對於世衛組織屈從於中共的政治壓力,阻撓台灣之作為,都予以譴責並發言要求世衛應該邀請台灣參加今年5月24日的世界衞生組織大會,但都屬於少數的聲音,多數聲音都跟著中共的論述走,且多數國家也不願碰觸對他們充滿政治敏感的「一中」議題。由於世衛組織長期被中共以金錢豢養,成為中國政府的形狀,拜登政府若能強硬起來,想辦法聯合盟邦將這種畸形的形狀徹底扭轉,促使世衛決策層正常化,或許,台灣還有機會進入世衛。 雖然美國現在持續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表現出對台灣友好的態度,也很鼓舞台灣人民,但這遠遠不夠,其實台灣作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絕對有權進入世衛,也有能力善盡會員國的國際責任,美國在這方面應該要更突顯身為台灣盟友的道義,全面支持台灣以國家身分加入世衛,成為名副其實的會員國,而非僅有觀察員身分而已。 這條正義之路很漫長,中國的「一中」大外宣現在就足以讓台灣吃足苦頭,國際社會似乎都聽中國的話,現在國際社會還被洗腦「在符合『一中』原則前提下,中國中央政府對台灣地區參與全球衛生事務做出妥善安排」,若台灣人聽到這種說法直覺反應都是老共說謊,但很多國家其實都深信不疑,甚至幫忙附和,說真的,連世衛都充滿那麼多謊言,怪不得武漢肺炎疫情會在世界蔓延不止。 上述只是從旁陳述國際社會的不正義,源起於美國的懦弱,與中共在世衛的滲透,台灣長久以來的艱困處境,近年來被更多國家認識,特別是體認到全球自由貿易若失去台灣的關鍵技術供應,將危及世界經貿運作,這種體認也伴隨中共在日益軍事威脅台灣中,逐漸被國際社會痛苦理解。台灣進入世衛議題,其實更深遠的意涵,是美國為主的國際體系能否被保障,美國若能展現出世衛領航國的氣度,也許世衛的改革,才可能出現轉機。   (照片取自美國總統拜登臉書)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