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一帶一路

伊斯蘭新年不復見新疆清真寺禮拜 中共扼殺宗教始作俑者

伊斯蘭新年不復見新疆清真寺禮拜 中共扼殺宗教始作俑者

伊斯蘭新年到來,但對新疆維吾爾族來說,恐怕因為中共統治而沒有任何有意義的新年過節,本篇文章作者認為,中共的意識形態若不改變,新疆問題仍是無解。 文∕黃君慈(關心新疆的台灣人)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古爾邦節,節日的前一晚(伊斯蘭曆12/9)為Arife,即為「節慶前一天」之意。古爾邦節又稱宰牲節或忠孝節,阿拉伯語的音譯「Qurban」/「 قربان」 含有犧牲、獻身的意思,所以穆斯林一般把這個節日也叫「犧牲節」或「宰牲節」。歡樂情景如同漢人過年一樣,它也是回、維吾爾、哈薩克、烏孜別克、塔塔爾、塔吉克、柯爾克孜、撒拉、東鄉、保安等十個少數民族的宗教節日,回族稱它是過大年,而維吾爾族和哈薩克族則把它作為他們的新年。 伊斯蘭教産生後,將伊斯蘭教歷的12月10日定為古爾邦節,中國使用的公歷與伊斯蘭教歷每年有11天的日差,故每年古爾邦節的公歷日期不固定,中國通用漢語的穆斯林俗稱宰牲節為小開齋,中國政府規定這一天給穆斯林職工放假。節前,穆斯林家家戶戶打掃幹凈,制作各種糕點,做新衣裳,為節日做好準備。按照過去傳統,穆斯林在古爾邦節這天清晨沐浴更衣,到清真寺做禮拜、上墳緬懷先人,在廣場上大家一起朝麥加的方向進行禮拜,場面相當壯觀浩大,但由於近年中國官方政策的關係,此情此景已不復見。 古爾邦節免費送肉給穆斯林 在古爾邦節這一天,穆斯林做完禮拜之後,便回到家裏屠宰牲口(牛、羊、駱駝),煮肉做飯,將肉食不僅留給自己家,而且要分送給窮人(但不能出售),確保所有的穆斯林都要有一份肉食,招待來賓。青年男女有説有笑,載歌載舞,開展各種慶祝活動,節日期間洋溢著歡樂的氣氛。 由於官方政策打壓新疆穆斯林宗教活動,古爾邦節氣氛淡很多,也引起國際重視,不過根據中國人民網站說明,中共政策是堅持新疆伊斯蘭教中國化方向,推動宗教和睦和諧健康發展。也全面貫徹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保護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極端、抵御滲透、打擊犯罪,依法保障信教群眾正常的宗教需求和正常的宗教活動,依法管理宗教事務,改善宗教活動條件,加強對愛國宗教人士的關愛培養、關心幫助,積極引導伊斯蘭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漢族官僚作威作福不得異民族心 換句話說,中國將伊斯蘭教中國化,將導致原本獨立於中國的新疆宗教遭受無情打擊。這幾年新疆的擾動,看出中共對新疆治理很頭痛,只能加強維穩控制力道,但加強維穩可以讓反抗星火燎原嗎?一方面疆獨有其歷史脈絡與傳承的傳統,中共不可能全都壓制,另一面,衝突起源也來自於地方漢族貪官汙吏對維族百姓欺壓與宗教限制,很多民變發生原因很多都是來自官逼民反而不是民逼官反,其次,異族統治理論上就不是穩固的統治,加上異族貪腐統治就更高機率激起民變,在新疆是漢族少數統治維族多數,先天上有統治合法性的缺陷,如果漢族官僚作威作福與貪腐成風,後天上就更不得異族民心,增加中共統治風險。 中共不會放棄新疆特權 人際交往間,甲越仗勢欺負某乙,某乙就在心裡越憎惡甲,一旦某乙憎惡之心突破臨界點,就會更激烈的反抗。目前中共目前將新疆問題拉高層次,不過中共如果藉此想仗勢欺負維人,漢維民族矛盾只會加深不會減少,維人反抗也會激化,中共如不從根本改變維族治理政策,衝突只會多不會少。解決方式其實就是解決新疆官場貪腐、制度化保障宗教自由與高度自治,任一項改革都不容易,因為中共本身的民族政策是,一邊是三合一意識形態:祖國統一、無神論信仰與習近平的中國夢,另一邊是能源利益,中共不會放棄這些政治與經濟上的特權。 當前中國需要能源,而新疆又是能源大省與通往中東的重要經貿通道,問題是中共加強對新疆政治與宗教控制,以及經濟開發的治理模式,會不會遭致自治區內維人更強烈反彈?即使反彈也對中共無關痛癢。開發新疆讓中共獲得巨大利益,雖開發也增加統治風險,在利益獲得與統治風險之間,中共打定主意看似對新疆強硬在統治風險上仍低,即便強化恐怖治理對統治風險增高,但是因來自經濟利益的彌補,即透過操縱能源市場獲取巨大利益,使得維穩成本仍低於利益取得。 統治暴力化讓維吾爾人生活無寧日 但不諱言的是,中共對維族統治暴力化,將不可避免產生維穩成本大於經濟利益現象,中共高壓統治後果只會讓問題永無寧日,然而中共肯不肯改革取決於它的意識形態是否願意改變,但是,以當前大環境來說也許還是無解。   (照片:中國中新網網站)

真朋友要把握 呼籲台灣與立陶宛發展「民主之鏈」!

真朋友要把握 呼籲台灣與立陶宛發展「民主之鏈」!

台灣、立陶宛過去實質關係較少,盼這次立陶宛的暖心動作,促使台灣與立國發展更具體的雙邊關係。 (直觀點23日報導)立陶宛政府突然捐贈疫苗給台灣,讓國人對位處這個東歐國家,產生濃厚興趣,多數國人對它最主要的認識,大抵上是籃球很強,不過它近代悲慘的政治史,卻更值得台灣認識。立陶宛1940年代遭蘇聯併吞,「反蘇分子」遭鎮壓。1989年中國天安門事件後不久,立陶宛、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三國人民,選在《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簽訂的50年這一天,舉辦震撼世界的和平示威。200萬人手牽手串起六百公里的人牆,穿過立陶宛、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三個國家領土,史稱「波羅的海之路」或「自由之鏈」以和平方式,表達追求獨立決心。 兩年之後的1990年3月11日,蘇聯解體,立陶宛宣布獨立,人們終於重獲自由,這個得來不易的滋味隔了50年之久。簡言之,立陶宛為對抗極權統治並追求獨立,人民為此奮鬥50年。對台灣而言,立陶宛人民在強權環伺下,勇敢獨立建國的,更維繫住民主自由制度的精神,也更值得我們效法。 立陶宛過往經驗使然,使得他們深知台灣在國際社會遭受中國打壓、也明白台灣境內刻正遭中國勢力嚴重滲透,如同它們過去深受蘇聯控制如出一轍,因此它們贈送疫苗這個動作,最大的意義是,除了表示對台灣追求民主自由的支持外,是對任何邪惡政權明確的表示拒絕打壓,這也奠基於他們長久以來受蘇聯獨裁統治的啟發。 而立陶宛對台灣的情意,也間接告訴台灣人民,台灣面對中國的壓迫,並非單純的兩岸問題,也非中國宣稱的內政問題,而是不折不扣的國際問題,尤其台灣發生任何情勢重大變遷,不只深刻影響亞洲區域安全,更影響歐洲全境的區域安全,特別是目前受俄羅斯勢力影響、以及中國正透過一帶一路滲透進去的東歐國家。 中國因素在歐洲逐漸深化與擴大,促使台灣的安全尤其對他們有極其重要的政治意義,立陶宛或有先見之明,也或有歷史的血淚教訓不能忘,當他們看見亞洲最大的獨裁政權正一步步進入歐洲影響各國政局,也看到台灣在國際上遭受欺凌,連最無政治因素的世衛組織,中共也要阻擋台灣進入,立陶宛正以台灣經驗,架構起他們新意識形態,其中以「價值觀為基礎」的外交政策,正抵禦中國勢力入侵。 如今,立陶宛已退出2012年成立的中國與中東歐國家17+1合作機制,也敦促其他歐盟成員國也退出,以避免遭中國因素影響國內政局。立陶宛拒絕中國霸權、力挺民主自由陣營的堅強態度,也將於年底在台設立經貿辦事處,這個國家正是台灣最需要交往的國際朋友,政府應積極與立陶宛發展實質關係,發展台、立之間的「民主之鏈」,以兩國建交為終極目標。   (照片取自趙天麟臉書)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