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虹安指導教授李傑2019進鴻海 翁達瑞:學術履歷卻遺漏高身分

高虹安指導教授李傑2019進鴻海 翁達瑞:學術履歷卻遺漏高身分

2021 年 9 月 28 日

高虹安指導教授李傑雖聲明澄清,但翁達瑞持續質疑,李傑進入鴻海集團,沒把高名字列入學術履歷。


(直觀點28日報導報導)高虹安論文事件越演越烈,美國大學教授翁達瑞進一步質疑,李傑教授的聲明並沒有抓到爭議的本質,反而有避重就輕的意味。翁更質疑,高虹安畢業後,李教授經歷出現兩筆更新資料,分別是2018年9月加入富士康工業互聯網,與2019年7月加入鴻海科技集團。這兩次更新,都發生在高虹安取得博士之後,與高虹安同年畢業的,還有其他三位博士生。他們的身份都獲得了更新,被遺漏的只有高虹安一人。問題是,高虹安的名字消失了,既不是在學生,也不是畢業生。

翁教授日前貼文「被指導教授除名的高虹安」,高的指導教授李傑也為此發出聲明稱「對前博士生高虹安博士受到指控的相關新聞,我非常驚訝與失望。高博士確實在2018年從辛辛那提大學取得她的博士。這在大學的系統可輕易查證。她的名字消失在我的學術履歷是個疏忽。事實上,好幾個學生都不在名單上,原因是更新不完整。高博士是個優秀的博士生。她的出版在谷歌學術受到高度引用,我們的共同出版被這個清單排名為第一與第二。請參閱谷歌學術的清單(谷歌的網址)。」

翁達瑞指李傑僅澄清一小部分

翁達瑞指出,李教授與我都在美國任教多年,習慣「就事論事」與「互相尊重」的討論風格。希望借此次機會,我們可以示範一場文明的對話,李教授的聲明只澄清一小部份質疑,即高虹安的名字不在他的學術履歷只是個更新不全的疏忽。李教授的聲明並未澄清其他的疑惑。

翁達瑞分析,首先,該聲明牛頭不對馬嘴,李教授的聲明並沒有抓到爭議的本質,反而有避重就輕的意味。李教授指出高虹安的學位很容易查證。但他質疑的是高虹安的論文品質,以及為何她的名字不在指導教授的學術履歷,把兩件事情放在一起,會讓人產生高虹安「在學時被放生、畢業後被除名」的認知。

他說,李教授的聲明避開高虹安的論文品質,沒有澄清是否放生這篇文法錯誤連連的論文。對高虹安被除名一事,李教授的聲明則以更新不全的疏忽,輕描淡寫帶過。李教授的聲明提到出版引述排名,這與我對高虹安的質疑毫無關連,而且兩者的時序先後錯置。高虹安的博士論文完成於2018,而李教授提到的兩篇期刊論文則是發表於2014與2015。

翁達瑞批李傑聲明毫無澄清價值

翁也提出三個疑問要請李教授釐清:1、李教授發出聲明前,是否閱讀了我的評論?2、如果李教授閱讀了我的評論,為何對事件的本質有上述的誤解。3、如果李教授沒有閱讀我的評論,那這份聲明的澄清價值何在?

翁達瑞認為,李教授仍誇獎高虹安為優秀的博士生,並未澄清這本博士論文的品質問題。雖然英文不是高虹安的母語,她仍可雇用專業編輯修改文法。外國學生撰寫英文難免出錯,但不會一個段落五個句子全都有錯。除非指導教授放生,這種品質的博士論文很難過關。因此,他質疑1、李教授在放行高虹安的博士論文之前,是否有仔細閱讀?2、高虹安的論文品質,在李教授的博士生當中是否具有代表性?3、若高虹安的論文品質未具代表性,為何李教授對她網開一面?

翁認李傑沒解釋高名字消失原因

李傑聲明指出高虹安名字消失,是學術履歷更新不全的疏忽。翁達瑞質疑,經過進一步的資料清查,發現這個解釋的說服力不強。李教授的學術履歷有兩份畢業生名單,分別用姓氏字母與畢業年度排列。李教授的學術履歷還有一份「在學生」的名單,列有他們的預期畢業年度,從2019到2024。所謂的資料更新,就是把已經取得博士學位的學生,從「在學生」的名單移到兩份「畢業生」的名單。

他也提問,1、為何高虹安的名字在三份博士生的名單全都消失了?2、被李教授漏列的其他畢業生,還在「在學生」的名單上嗎?3、李教授是否有任何博士生,因為更新的疏失在三份名單全部消失?翁達瑞認為,高虹安是台灣的國會議員,論文品質可受公評,高虹安的博士論文充斥文法錯誤,指導教授有說明的義務,而李教授先前的聲明並未達到澄清的效果。

 

(照片取自高虹安臉書)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