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報導】地方第二順序接種對象造冊不全 主因源於法律疏漏

【深度報導】地方第二順序接種對象造冊不全 主因源於法律疏漏

2021 年 9 月 2 日

本文發現,地方對於第二類造冊不全的情況,恐怕源於對法律的疏漏,造成地方不完全遵守中央防疫政策。


(直觀點2日報導)國民黨在地方執政的四縣市,彰化、雲林、南投與嘉義市,遭詬病在COVID-19疫苗公費接種對象當中,位於第二順序的維持防疫量能接種對象,有出乎異常的大量人員造冊,也有縣市出現疑似地方官員造冊人數,竟超過公務員總人數的怪異現象。

指揮中心第二順序定義清晰

疾管署網頁說明,第二順序的維持防疫量能接種對象,涵蓋中央及地方政府防疫人員,諸如維持防疫體系運作之中央及地方政府重要官員、衛生單位第一線防疫人員、港埠執行邊境管制之海關檢查(Customs)、證照查驗(Immigration)、人員檢疫及動植物檢疫(Quarantine)、安全檢查及航空保安(Security)等第一線工作人員、實際執行居家檢疫與居家隔離者關懷服務工作可能接觸前開對象之第一線人員,含警察、提送餐等服務之村里長或村里幹事。

第二順序還有像是,垃圾清運之環保人員、心理諮商及特殊狀況親訪等人員、實際執行救災、救護人員(指消防隊及民間救護車執行緊急救護技術之第一線人員)、第一線海巡、岸巡人員及實施空中救護勤務人員。

另據指揮中心資料,第二順序提報的人數,前4名皆為國民黨執政縣市,分別為彰化縣8238人,雲林縣5499人,南投縣4710人,嘉義市3842人,這四縣市即占第二類中央及地方官員總數的73%,其中,第二順序的疫苗接種人員,嘉義市政府提供的造冊人數更超越地方公務員的總數。

嘉義市府造冊人數大於公務員

為何這些縣市的第二順序接種人數如此之多,幾乎違反常理,其實第二順序定義的版本是隨著疫情升溫而有更新,指揮中心也苦口婆心重申,疫苗施打目標族群請依指揮中心造冊之對象,依序進行施打,避免造成施打亂象。

地方政府執行上出現的問題,也透過全國防疫會議向中央反映與建議,而指揮中心也曾回覆,均會就各類人員可能受感染風險狀況,作為納入公費施打對象之評估與考量。因此第二順序人員最終定義,主要來自指揮中心制定的COVID-19疫苗公費接種對象,於今年6月21日做出的更新版本。

由於當時傳出部分縣市將里鄰長納入第2類優先施打對象部分,全國防疫會議於當天再次向地方政府説明,里鄰長等對象如確有實際執行居家檢疫、居家隔離等高風險對象之追蹤關懷、送餐、訪視等第一線工作,可納入第2類人員,請各地方政府確實查核,並應完成造冊作業。

地方知悉中央疫苗分配政策

當時,疫情仍顯嚴峻,而為了抑制疫情蔓延,指揮中心面對地方希望擴大第二順序的接種對象,也是展現彈性授權給地方充分認定接種對象。此後,根據接下來的全國防疫會議報告到最後一次會議做出的7月27日報告,皆對第二順序接種對象沒有其它決議,顯示指揮中心在6月21日做出的第二順序接種對象的決定,各地方政府理論上應已知悉中央政策,地方接下來也會配合遵守中央規定。

這裡的關鍵問題在於,當時地方早已知悉中央政策,第二順序的接種對象卻仍出現指揮官陳時中所稱的造冊不全現象,地方為何出現這類荒謬情況,顯與地方可能鑽法律漏洞有關。根據《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第7條條文,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為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得實施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而指揮中心也因其需要依法召開全國防疫會議,與地方商討防疫措施。

地方不守規定與法律疏漏有關

且若違反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依第7條規定實施之應變處置或措施,亦即違反全國防疫會議的決議,可根據該特別條例第16條第1項第3款規定,可由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直轄市、縣(市)政府處新臺幣五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罰鍰。

但是,綜觀該法最大問題在於,毫無中央對地方政府若違反所謂「應變處置或措施」的具體處罰樣態。換句話說,雖說「特別法優於一般法」原則,不過這次出現的地方政府造冊不全問題,最大原因可能在於藍營執政的地方,也因明白《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有所缺漏,就算違法中央政策也不會受罰,而不願意徹底遵守中央決策,且地方當然也就不怕中央的壓力,因為沒有有效制裁工具。

處置武漢肺炎的特別條例,其中第16條的第1項第3款的規定過於抽象,若以當前地方造冊不全的嚴重問題來看,其實該條款並不符合「法律明確性原則」,也造成如今地方疫苗分配紊亂的爭議,不過也必須說明的是,去年年初制定的該特別條例的時空背景,並無法預見今年會在疫情爆發後,中央、地方對疫苗分配有所爭議。

修法納入地方違反規定的處罰樣態

如今,立法者應記取教訓,為避免地方對中央疫苗分配政策產生歧異又不遵守相關規定,導致疫苗施打顯不公平,本文建議應針對《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第16條第1項第3款規定,有全盤檢討與修正,對地方政府不遵守規定能有具體處罰樣態,在非常時期中,能讓中央防疫措施有效下達地方,透過事權的一致才能讓全國防疫效果加乘,至少不會再出現地方疑似造冊人數大於市府公務員、及地方首長施打人情疫苗的荒誕事件。

 

(圖為資料照片)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