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的史觀「去脈絡化」令人作嘔 台灣人不會認同

朱立倫的史觀「去脈絡化」令人作嘔 台灣人不會認同

2021 年 8 月 19 日

朱立倫談史觀,讀者投書認為,朱立倫的想法一昧死抱國民黨的陳腐史觀,是充斥台灣人最厭惡的獨裁復辟心理作祟。


文∕許成允(社運人士)

大中國史觀人士朱立倫說,民進黨操弄史觀的手法,早已不僅限於教科書。筆者要說的是,非常認同民進黨要操弄被中國國民黨扭曲、破壞的大中國史觀,讓史觀回到屬於台灣人講台灣史的台灣史觀,政府也應該要讓更多台灣人建立台灣史觀,而不是中國史觀,不只認得黃河、長江,也要記住淡水河、高屏溪。

朱立倫最近一篇談台灣歷史的臉書文,筆者閱讀完,發現通篇都是去脈絡化的扭曲史實的論述,簡直不值得一讀。想起朱立倫還喜歡說別人去脈絡化,結果自己也搞去脈絡化,刮別人鬍子之前,不先刮刮自己鬍子嗎?

朱狹隘眼光,類比中共無法無天

首先,朱立倫不肯承認白色恐怖國民黨濫殺無辜的時代,卻說國民黨追捕共產黨刊物《光明報》事件的主角;又說文學家呂赫若加入中共台灣省工委,主編共黨刊物《光明報》,開設大安印刷廠散播社會主義文宣,追捕共諜是保衛國家的功績云云,筆者要罵朱立倫的是,當時的共產主義有著當時的時代脈絡,對當時的年輕人來說,共產主義更是崇高理想,讓台灣可以成為人人都平等的國度,絕不是朱立倫那種狹隘的眼光,用當前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的無法無天模式類比。

為何大家都認知到,國民黨在1949年以後實施「白色恐怖統治」,最大的原因就是,國民黨蔣氏政權一黨獨裁殘暴不仁,不只殺害許多理想崇高、手無寸鐵的年輕人,也濫殺許多根本無辜的百姓,甚至連不懂政治、不識字的人也被國民黨槍斃,這些一頁頁斑斑血跡的史實,現在都有資料可循,現在的國民黨人,尤其是朱立倫們毫不點一點滑鼠查證,還在一昧死抱國民黨的陳腐史觀,不僅是充斥台灣人最厭惡的獨裁復辟心理作祟,也是泯滅人性的可恥政客。

台共理想建立台灣共和國

朱立倫可曾知道,台灣共產黨的宗旨是追求台灣獨立?筆者想,朱立倫吃黨國奶水長大的政客,應該也不知道這個事情吧,當時的知識分子信仰的共產主義,是台灣人想要脫離被日本殖民統治的悲慘命運,真正建立屬於自己國家的美好共產主義思想,這並不是毛澤東為打擊劉少奇等政敵而徹底改造過的中國共產主義,這點朱立倫能夠區分得清楚嗎?

朱立倫還提到,客家人的龍瑛宗小時候因為日本粗暴的語言政策強制關閉了漢文私塾,而失去學習漢文的機會,龍瑛宗1999年逝世前,努力以中文書寫,發表作品上百篇,還出版了專書《杜甫在長安》。筆者要電朱立倫的是,國民黨獨裁統治台灣,槍桿子就架在一般老百姓的脖子上,這些有智識的文人,當然也是國民黨很注意的對象,在國民黨淫威下他們能亂寫造反叛亂嗎,很多文人為了求生存,很多言論都是昧著良心說話,而不是真心話,龍瑛宗以中文書寫,為了不是歌頌國民黨多好、不是認同國民黨,而是政治環境逼迫他不得不如此,且也是為了能夠賺錢溫飽罷了,當時的理想只要是反國民黨統治,都被黨國體制給無情打擊。

台灣文人在國民黨統治下不得志

說起台灣文人,很多日本時代轉到國民黨統治時代的文人很常不得志,因為當他們對以為的中國政府徹底幻滅後,還得被迫改變自己去迎合素質低廉的中國賊仔政府,他們的想法可想而知一定過得很不滿,但是中國政權也不可能讓他們好過,所謂當時得志的文人都是來自中國,跟著國民黨敗逃台灣的御用學者,台灣的本土作家,在國民黨眼中根本就不被重視,直到逐漸民主才有改善。

朱立倫也引用馬來西亞華裔作家歐大旭說過:「到處都有人半意識地抹除記憶,整個國家一起抹除,連同文化——所有一切。我們亞洲人非常善於此道。」筆者非常認同這位作家所說的,筆者也「誤用」歐大旭的文字,來描繪國民黨對台灣歷史所做的事情:「到處都有國民黨半意識地抹除台灣人記憶,整個台灣一起抹除,連同台灣文化——所有一切。中國國民黨非常善於此道。」筆者發現到這段文字非常貼合偽善的國民黨政權,這個黨沒偉大,更多是殘暴,骨子裡根除台灣人意識、洗腦台灣人,讓台灣一代代人始終活在被迫不能認同台灣、殘暴劊子手隨時動手的陰影中。

朱立倫談史去脈絡化,台灣人不會認同

當前的國民黨人,還好意思講幹話將歷史上的國民黨美化,刻意掩蓋歷史脈絡、扭曲史實,更惡意將史實去脈絡化,只講國民黨虛假偉大的一面,在筆者看來,這些通通都是屁話,毫無任何價值。在史實、史觀更貼近真正的情況後,台灣人也會知道所謂的真相,不再是國民黨刻意建構出來的那套旨在洗腦的統治神話,在民主時代的今天,台灣人民也不再會輕易相信國民黨為了自己政治利益而亂掰的虛構故事。

 

(照片由朱立倫團隊提供)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