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學大師余英時士大夫精神「擇善固執」王丹悼:民主是余先生的善

國學大師余英時士大夫精神「擇善固執」王丹悼:民主是余先生的善

2021 年 8 月 6 日

余英時過世,震撼學術界,王丹也提到他與余英時的相處,更稱余英時有中國士大夫的擇善固執特色,令他非常佩服。


(直觀點6日報導)國學大師余英時過世,享壽91歲,情同父子的中國民運人士王丹指出,余英時先生有很多獨特之處,其中令他印象最深的一個,就是擇善固執,這裡的「善」指的是追求民主自由,反對獨裁專制。

1989年六四事件爆發後,大批中國知識分子流亡海外,余英時出面爭取大筆捐款成立「普林斯頓中國學社」,收留保護流亡異議人士。王丹指出,當時自由亞洲電台是流亡異議人士發聲平台,余先生長期一直是自由亞洲電台的特約評論員,這一點連他都有點看不下去,每次見余先生都會提到此事,擔心這份工作太多壓力,但余先生都笑咪咪說不會放棄這個工作,更稱近些年已經不自己動筆寫稿子,而是由電台的人打電話來,直接預錄評論,這樣可以節省很多精力,不會佔用太多時間。

王丹表示,余先生在電台做政治評論,就是典型擇善固執,公開批判中共獨裁專制是一份必須堅守的良知,這才真是一個自由主義者,這才真是自由的人生境界,而這樣的自由又有著厚實的知識土壤,這樣的大學問家,世間並不太多。王丹形容,余英時內在的氣質散發出來形成一種氣場,仿佛就是想像中的士大夫,這種氣場很複雜,包括對世事和人事的洞悉,而洞悉中又不失一種幾乎可以成為天真的東西,這種天真其實分明就是一種散淡豁達。

「我與台灣的緣分,完全是余先生一手促成的。」王丹透露,順利進入哈佛大學後,余英時說,應當找機會去台灣看看並聯絡台灣弟子輩安排邀請事宜,促成了他第一次台灣之行,之後開始每年訪問台灣,進而發展成博士論文以台灣為題目,最後選擇了在畢業後去台灣教書,一教就是八年,這一段與台灣的深厚緣分,其實完全是余先生信手推動的。

王丹提及,余先生非常執著台灣民主歷程,例如太陽花學運時期,余先生遠在海外保持高度關注,並發表公開信表達對青年學生的支持立場,對於近些年來中共對台灣滲透,余先生反覆透過媒體採訪和文章表達關切,提醒台灣人民要堅守民主理念,警惕威權思想。余英時對台灣的關心發自肺腑,而這種關心,核心還是就是台灣的民主發展,再一次看到了余先生的擇善固執。

王丹強調,他最大的收穫是看到了一個士大夫精神和現代知識分子結合在一起的核心內涵,即擇善固執。余先生走到今天,已經到了人生一個很高的境界,這個境界,或許不是我輩可以到達的,但是那個方向,卻是我們可以追隨前行的,從這個角度說,他雖然沒有師從余先生,但是他的人生導師,卻是一點也不為過的。

 

(照片:世界新聞網)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