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獲釋日記者述緬甸監獄慘況 槍口抵頭嚴刑拷打

專訪/獲釋日記者述緬甸監獄慘況 槍口抵頭嚴刑拷打

2021 年 5 月 26 日

遭到緬甸軍政府兩度逮捕的日籍記者北角裕樹返回日本後接受中央社專訪說,監獄裡多名政治犯被嚴刑拷打,甚至被槍指著頭拷問,有的犯人長達48小時不能睡覺也沒東西吃。


(中央社曼谷25日專電)北角裕樹說,這些在身陷囹圄的政治犯即使飽受折磨,仍舊關心緬甸街頭發生的一切平。他深感自己對在緬甸的朋友有承諾,要把在緬甸發生的事情告訴全世界。

緬甸軍方2月發動政變以來,已經逮捕近百名記者。北角裕樹2月時曾經在報導現場遭到軍警逮捕,拘留半天後被釋放,4月18日在自己家中再度遭到逮捕,隨後被關押在仰光(Yangon)惡名昭彰的音山監獄(Insein Prison)。

軍政府指控北角裕樹散播假新聞,經過日本政府透過各方管道大力斡旋,軍政府撤銷對北角裕樹的指控並釋放他,北角裕樹在5月14日安全返回日本。

北角裕樹曾經擔任日本經濟新聞(Nikkei)的記者,在緬甸成為自由記者,他透過社群軟體接受中央社專訪時回憶4月18日遭到逮捕的情況。

北角裕樹指出,當天晚上7時30分突然有人來敲他家的門,他覺得很奇怪也有點害怕,因為當時已經有點晚,開門之後進來了7、8個人,包括軍人、警察和移民局官員,他們現場扣押了他的相機、電腦和資料夾等。

由於在緬甸很多政治犯會默默被帶走,然後默默「被消失」 ,北角裕樹當下很擔心自己會發生同樣的狀況,因此出了家門走到警車的路上,他刻意走得很慢很慢,並高舉雙手,讓附近鄰居以及社區警衛知道他被逮捕,他猜測鄰居或是警衛後來應該有通知媒體。

北角裕樹被關押在音山監獄時,認識了好幾位政治犯,他們自覺在緬甸無法真正說出自己想說的,因此拜託北角裕樹,如果他回到日本這個言論自由的國家後,能向世界說出緬甸正在發生的事情。

儘管被抓了2次,第2次甚至進了監獄,北角裕樹感覺自己身上背負著重責大任,要把在緬甸發生的事情告訴全世界。北角裕樹因此向這些在獄中的朋友承諾,自己會把在緬甸所見所聞告訴大家。

北角裕樹說,他在報導政變的新聞期間,很多緬甸人向他表示謝意,謝謝他把緬甸發生的事情傳遞出去,因此即使回到日本,他希望自己能繼續報導緬甸,不只繼續新聞工作,回到日本後他平均每天有2個訪問,為的就是讓更多人知道緬甸現況。

北角裕樹被關押期間聽聞許多政治犯遭到虐待,有人被剝奪睡眠、遭棍棒毆打、被槍指著頭拷問,但這些人仍舊關心著緬甸街頭發生的一切。

他說,監獄中分為一般囚犯區和政治犯區,而他被關押的區域算是政治犯的特別區,一人一間牢房,房內有一個小坑洞可以上廁所,關押的是民選政府的官員或是知名的異議分子,不過牢房氣溫高達攝氏40度,環境並不舒適。

北角裕樹說,一般的政治犯就會上百人集中在一個大房間內,但現在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肆虐,卻沒有人有口罩可以戴,狀況令人堪憂。

不過,軍警對政治犯的拷問不是在監獄內進行,而是在監獄外、設在軍營內的訊問中心嚴刑拷打。

北角裕樹在獄中認識的政治犯告訴他,他們被逮捕之後遭到嚴刑拷打,有些人會被蒙上眼睛、反手上手銬,並被強迫跪在水泥地上,如果拷問出來的答案軍警不滿意,他們就會被棍子毆打。

曾經有人在被訊問的時候,軍警問他要選擇刀或槍,這個政治犯選擇槍,軍警就舉槍對著他的頭繼續拷問,拷問的時間有時長達48到36小時不間斷,在這期間不能睡覺也不會有東西吃。

更讓北角裕樹驚訝的是,有政治犯告訴他,有些軍人似乎很享受拷問的過程,還有人是喝醉後來進行拷問工作。

儘管如此,這些被關押在監獄中的緬甸人仍舊掛心監獄外的事情,有時候問獄卒,獄卒會告訴他們街頭的狀況。

 

(照片來源/中央社  維基百科)

Close